10.碎渣第一炮-祝你玩得痛快(1/2)

加入书签

  语环风光上任后,自然有不少人等着看好戏,这其中不乏用心险恶者,更少不了某些跳梁小丑,趁机搞小动作。

  上任第一周

  因为答应了姐姐查茶要帮忙安一个职位,借以逃脱杨夫人的口舌,自立门户寻找自我空间,语环差点儿掉进某些人的圈套。

  对于人事方面的事,语环当然没有多少经验,想到查茶在校时的成绩也非常优异,且在就读期间就跟同学一起开了diy曲奇饼屋,专门负责产品包装和推销,做得有声有色,毕业前竟然还拉到了一笔小小的投资。

  查茶自然是有能力的,不过那毕竟是在读书期间的小成就,并不能证明现在和将来。

  当时语环拿着姐姐的覆历去人事部,算是帮忙投资料,想即是由自己亲自送达,那么人事经理自然也会特殊对待,就不需要她多废口舌了。

  这当然是语环以前在公司时,所见到的老总做为,却不知在小公司里这样暗示性的做法很妥当,不张扬又能达到目的。但现在换了一个跨国性的大企业,完全不同了,在选拨、任命、试用、签约等等环节,都有相当考究的专业程序和制度。

  当时,年过半百,属于玺奥两朝元老的人事部部长,一副好大叔的模样接待了语环,语环帮姐姐做了一个非常生动的面试演说,得到部长的充分肯定,觉得事情已经办好,高兴地离开了。

  却不知,这位两朝元老打心底里是站在老头子一派,就把这事儿添油加醋地透了出去,炒成了新上任的代理总裁在集团干的第一件事,就是在公司安插自己的亲戚朋友,没经验没成绩,拿了个国外的二流成人学历蒙骗公司主管,简直怡笑大方。

  集团任职会上,语环是没有什么实权的。卫家人在商讨这个问题时,也是做了充分的考量。在语环还没有做出任何实质性的贡献时,若闹出这个常识性的错误,无疑对她之后在公司的发展和威信是个大打击。

  好在,对方虽有眼线,这公司总归还是卫东侯一手拉拨起来的,方臣将事情及时转告予王绍铭,王绍铭的眼线也及时汇报情况。于是,当天下午,有一个小时,大楼增设的无基站放大器坏了,所有人身在室内的人的手机都收不到信号,且还全楼断电一刻钟。

  有惊无险,总算把消息截了下来,彻底销毁掉。

  人事经理绕过部长大人,及时将查茶的资料拿了回来。

  语环不得不抚着小心肝儿,又跟人事部长虚与伪蛇一番,收回自己的要求。部长大人因没找到那份简历,气愤之下,只能在办公室里打手机骂通讯公司关键时刻不给力。

  事后,语环做了深刻检讨,有点儿沮丧地跟姐姐说了事实,查茶也尴尬地表示不跳槽了,已经跟杨湛沟通好了。不过听出妹妹的郁闷,就提出请客吃饭给语环压惊。

  饭局上,语环大叹玺奥集团人事复杂,抱怨了一通。

  杨湛却是老谋深算地给语环上了一课,解释了这种由旧式家族老企业转变型成新型股份所有制公司,所遗留的老问题,和必须面临的新问题。

  “东子不愧是大队长,有魄力,扛得住压力,当年他大刀阔斧的进行企业内部改革,走在所有西南老牌家族企业最前头,且把新旧交替两股势力的关系平衡得很好。要说不佩服他是不可能的,现在我还陷在这泥坑里瞎折腾呢!”

  说来说去,语环明白,虽然卫东侯不在,但他遗留下来的优秀管理人员和企业作风,时刻发挥着作用,无形地罩着她。于是沮丧一扫而空,认真地请教起拥有专业管理经验的杨湛。

  好歹现在是一家人了,有姐姐查茶在,语环很放心地被杨湛洗了脑。回家后,就找王绍铭介绍专业的管理书籍,准备来个大恶补。

  电话被卫母听到,白日里卫母已经从王绍铭那里了解到了情况,正愁没处使劲儿,这会儿终于寻着机会了。

  “语环哪,你要想看管理类的书,书房里,左手第二个书柜里,全是东儿以前留下的。电脑里也有不少ppt和我帮他录的老师讲课……”

  “真的吗?哇,妈,太感谢你了,今晚我要通宵。”

  “傻孩子,心急吃不得热粑粑。不急,东西在那儿又不会跑掉。你去看书,一会儿妈给你做宵夜啊!”

  “妈,谢谢你。”

  “哎。”

  语环抱着卫母亲了一口,就跑去了书房。

  卫母站在原地,抚着脸,发了好半会儿呆。

  从这天后,语环在公司和家里都成了读书狂,疯狂地吸引收着各项知识,同时学习三门外语。和卫母的关系,也在平凡的家庭生活中,越来越融洽。

  第一周结束时,周末这天,语环的专访正式出刊,同时在蓉城及整个川省三万多个报刊发售,立即获得了极其热烈的反响。

  当时语环正带着宝宝们逛动物园,接到王绍铭打来的电话,说公司的热线电话都快被打爆了,且杂志公司的售量也创了历史新高。晚上的新闻报道里,评论家们均称语环是全国所有女企业家里最具女性魅力的女总裁了。

  语环捂脸,“奶奶,你别夸我了。你没听出他们在笑话我是个中看不中用的花瓶嘛!”

  卫老太爷呵呵笑开了,“咱们家环环当了妈妈后越来越漂亮,这也是优点之一,人家羡慕还来不及咧!怕什么。他们说他们的,以后只要做出真正的成绩了,看他们还说啥。”

  两小家伙也跟着长辈们直拍巴掌,嚷嚷着“妈妈是花瓶”、“妈妈最棒”,把一家人惹得开怀大笑。

  语环被家人鼓励后,更加干劲儿十足。

  ……

  周一股市一开盘,语环专访的增刊售卖量,和玺奥的股票指数,纷纷刷出一个历史新高。

  王绍铭打趣说,“咱们玺奥继东侯的美男经济之后,又成功地搭上了语环的美女经济号,一路扬帆!”

  语环不好意思地捂捂脸,拿着一叠资料,急忙转移了话题,“绍铭哥,您就放过我吧!咱们现在是不是应该好好研究一下,焱华集团的投资案了?”

  之前朋友们现场助阵时说的话,也并非空穴来风。在语环正式任命后,杨湛和向可爱都跟语环私下会晤过。而第一个交出合作计划书的,却是焱华集团。

  语环自然是最清楚这其中关系的,之前父亲打电话来恭喜她时,也特别提点她几个原则。

  首先,帝尚集团是当朝大老板盘踞于西南的代言人,其关系非同一般。和卫家的政治阵营相去甚远,以不交恶为第一大前题。至于合作方面,也以互不进犯早已经圈定好的势力泛围为原则。

  对此,语环觉得自己的专业知识,可以投资于偶像所主持的那个经典案例——蝴蝶城,将自己的环保建筑理念应用其中。

  其次,做为玺奥一直以来的竞敌岚阳集团,由于都是老牌企业,其业务板块多有重何,说是竞敌也都是无耐之举了。在和杨湛的沟通里,语环提出了一个新构思,既然两家有那么多交叉业务,为什么不强强联合,将利益最大化,非要争得你死我活的?!杨湛听后也觉得茅塞顿开。

  不过基于岚阳集团现在的内部改革还没有完成,包括语环自己也还没有真正的实权,这两大集团的项目都暂时押后。

  最后,在外人看来,焱华集团是京城势力的强强代表,跑到这内陆来,颇有些皇帝出门行幸的味道儿,玺奥集团幸运地被翻了绿头牌儿,真是三世烧了高香的运气啊!

  不管是其出身,还是背后真实实力,以及历史祖辈们的问题,可谓根正苗红。在玺奥内部,也是呼声最高的合作企业。

  正所谓顺水行舟,事半功备。

  屠征的建议便是,这三大集团都有非常不错的合作潜力,但各自的合作方面和合作深度必须有区别。其中,当然还是以自家二伯的焱华集团为最,帮语环捞到入玺奥的第一桶金,就全靠它了。

  ……

  “距离春节还有半个多月,西南财经界又传来一道好消息。西南最大跨国企业玺奥集团,日前已经跟京城老牌企业焱华集团达成了正式的合作意向。焱华集团将在川省投资二百个亿,参与玺奥集团共同开发郊线特色镇,打造二级城市地产神话。玺奥集团的新总裁卫乔语环女士新官上任三把火,可谓让业界人士眼红不矣,大赞其不仅女性魅力十足,行商手腕也不输其夫。”

  “最新消息,玺奥集团刚刚拿下亿元投资,就以慈善名义,在新春前一周,向省政府捐款千万元,用以购买最新检疫仪器,提升川省人民卫生食品和健康安全。”

  “玺奥集团近日连番动作,其股票比起前总裁的绯闻时期,升了百分之十个百分点,简直就是大长长虹。其即将招开的公司年会,据闻受邀前来的各界大腕无数,可谓众星云集。卫乔语环,八五后新生代企业领导人的典范,温柔大方、亲切随和,又不失睿智干练,充满了东方女性的神秘魅力……”

  电视新闻持续了十数分钟,可谓做足了宣传。

  彭雅琳身边的同事近日最热闹的话题,就是讨论乔语环今天又做了什么打扮,多么漂亮优雅有品味等,气得她差点儿吐血。

  天知道,当年在学校里,乔语环是全班土得掉渣的小草根儿。刚进校门那会儿,连移动电话都没见过,穷得叮当响不说,还被人看到偷捡食堂剩下的盒饭吃。得,现在她光是想想就觉得恶心。

  可人家小草根偏偏就翻身做了大土豪,之前她炒的新闻差点儿就让其无法翻身,哪知道半路杀出无数陈咬金坏了一场好戏。

  而今乔语环混得有多么风光大气上档次,她彭雅琳就有多么郁闷沮丧无法释怀。

  “彭主播,到你的天气预报了。”

  “小彭,帮我倒杯咖啡,不要太烫啊!”

  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她竟然患上了尿**的毛病,在单位被下了黄金档的新闻主播位不说,在家也因为这毛病被丈夫嫌弃,越是各种悲摧难以细数。

  她真想把屏幕里那笑得端雅大方的女人脑袋给拧下来,一雪前仇啊!

  无奈,她现在爹不疼娘不爱,根本没有机会。

  那时候,一个陌生电话打过来,

  问她要不要复仇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