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大大结局真滴结了(1/2)

加入书签

  章节名:大大大结局-真滴结了

  另一方,肖一飞在下属的帮助下,很轻松地攻破了地下医疗室。

  然而,当他带着人一间间找小茜时,小茜却拿着枪冲了出来,两枪就打伤了他身边的下属,他叫着冲上一把夺下了枪,却被小茜狠狠刮了一巴掌。

  “小茜?!”

  肖一飞被打愣在原地,挥手之间,阻止了前后左右的杀戮。

  小茜还穿着病人服,且身上还连着没有拨断的输液管。事实上,她正是在肖一飞攻打基地时,刚刚苏醒。照顾她的护士因得了卫东侯的特别叮嘱,在发生此事时,就推着她的病床把她藏到了通讯室里。

  她醒时,正好看到通讯室的显示器上,宋雪欣带着兽人和傀儡人的肆意杀戮场面,又惊又气之下,想要去阻止,却被护士按住说她身体还太虚弱,不能乱动。

  结果,她就看到冲进来的兽人,在她面前把医生杀死了,护士姐姐为了保护她,跟那兽人同归于尽了。

  她忍无可忍,就抓了死者的枪冲了出来,杀了一个兽人和傀儡人,正撞上了前来的肖一飞。

  “阿飞哥哥,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他们都是好人,他们一直在照顾小茜啊?你为什么要杀了他们?!”

  肖一飞顿时哑然!

  如果不杀了阻拦他的人,他自己就会被杀,他也没法带她离开。他之所以会来,也是因为他曾经向庞正德提亲时,向其发过誓,会保她平安一世,将她送回庞正德身边。

  “阿飞哥哥,你说话啊!我真错了,姐姐说的对,我从头到尾都错了!”

  小茜刚刚苏醒,就见到如此惨烈景象,只觉得身心俱疲,万念俱灰,失望透顶。想她当初在大海里,与鲨鱼搏命,与大海相争,若非后来被好友雄性美人鱼莎尔娜所救,她早就尸沉海底了,她才好不容易回到这个城市来找他。可是却仍是害得亲者痛,无辜者死于非命,这都不是她想的,可是却都因她而起。

  “小茜,我答应过你父亲,要带你回家。”

  肖一飞一咬牙,上前抓住了女孩的手腕,枪啪地一声掉落在地,女孩的泪水打在他手上,温温的,却似烫在心底,灼出一个大大的血洞。

  “你放手,不要碰我!”小茜甩开那大手,要朝后退。

  却不想就在这时,那个本来以为已经被他杀死的傀儡人突然就站了起来,抬起手上握着的那把长长的军刀就朝小茜的脑袋扎下去,但被肖一飞更快地挡住,刀子反向一转,就插进了那人的咽喉。

  傀儡人砰地一声倒地,但其他人仍不敢掉以轻心,上前又狠狠地在那头上补了几大枪。

  下属察看了地上的尸首,报告,“飞哥,不对!这几个人不是跟我们一起进来的,他们比我们还更先进来。这里还有其他出路?!”

  还活着一个医生就说了,“当然不可能只有一条出路,在仓库后,以及总政治部那边,还有陆地医疗站那里,都有进出口。”

  肖一飞抓着小茜不松手,听下属一说,脑子飞快一转,瞬即明白了。

  忍不住低骂,“宋雪欣,那个该死的表子!”

  显然,宋雪欣从来没有像她所说的一样,已经放下了前尘旧爱,反而是用更阴险毒辣的手段进行报复。一方面利用他的人手,吸引开基地的部分火力,一方面就早早派人从其他人入口进入,想要趁乱杀了小茜,报复他的变心,让他痛苦到底。

  “放手,我不要跟你走。放手啦!”

  “要我放手,那你就把这只手砍了!”

  肖一飞拉着小茜就往外去,他此时只想杀了宋雪欣那个丧心病狂的女人,可小姑娘现在却闹起了别扭,他顺手将一具尸体上的军刀塞进了她手里。

  小茜拿着刀,就傻了。

  最后,她还是被他拉着回到了地面上。

  放眼一看,当真是一场毫无悬念的恐怖屠杀,人类士兵,兽人,傀儡人,一个个尸体将大地染红。但仔细算来,人类的伤亡明显要大得多得多,通常是一堆人类士兵围着一个两个兽人或傀儡人。

  这样的情势,看得小茜心底又悔又痛,又想挣开男人的手。

  这时,远处一幢大楼突然发出一声剧烈的爆炸声。

  肖一飞立即将小茜拉进怀里,扑倒在地,热浪带着飞沙走石从他们身上刮过,她听到他砰砰砰的心跳声,睁开眼时,却只看到他脖颈之下的肌肤,已经满目疮痍,一片腐败,刹时红了眼眶,内心痛苦,又矛盾。

  “飞哥,那里好像是他们的微机控制室。”

  “我不管什么控制室,宋雪欣是不是在那里?”

  “的确是在那里。”

  肖一飞终于放开了小茜的手,深深看了她一眼,说,“你要走也好,但是不要再去卫家,最近那里也不太平。最好是回小岛上去,虽然那已经被攻陷,但是你父亲在那里还有秘密处所,比这里任何地方都安全。”

  说完,他转身就冲向了火光之处。

  那方大楼,被一片火舌黑烟吞噬,四下散落的都是尸首,其中甚至不乏兽人和傀儡人的。显然宋雪欣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完全没有一丝人性了。

  浓烟浓浓中,猫头鹰扶着大王跌跌撞撞地跑了出来,被烟熏得咳嗽不止,却急着要找通讯员发消息出去。

  “他们把总控制室破坏了,那里有控制着京城的一百多个入境口的异种人检验报警系统终端。他们的目标就是来破坏了终端,使所有的检察仪都失控,届时他们的人就可以毫无限制,堂而皇之地进入京城,而我们却连一点儿消息都没有。”

  “宋雪欣那妖女出现果然次次都没有好事儿,她祸害卫东侯一家就算了,现在竟然发展到要祸害我们所有人。”

  “别废话了,赶紧给屠征他们发消息,还要通知京城的卫戍部队的欧副司令,以及青龙总司令!”

  这两人,前者是负责保护整个京城安全的部队总指挥,后者则是主要负责京城最高政权中心官员的安全。一为民,一为权,都是等同重要。

  两人还没走到汽车边,几道人影突然出现,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宋雪欣摆着妖娆的步伐,经此血腥一战,她竟然浑身未染滴血,雪白的裙衫在空中飞扬,毫不为意地暴露着自己撩人的体态,挑着冷笑,对两人说,“呵呵,真是抱歉了,想发消息是不可能了。”

  “你这个妖女!”

  “小猫,别冲动!”

  “大王,你别这么叫我,太特么煞威风了!”

  “都这时候了,你给我稳重点!”

  “你要我稳重就不要叫那种的名字好不好哇!”

  当场,这两上级下属的竟然耍起了嘴皮子。

  但在他们一推一攘,你一句我一杠时,就迅速将敌人的数量,分布情况,等等侦察完毕,几个眼神就已经交流好了战术,再一个眨眼,反攻开始。

  “小猫快走!”

  “不,大王……”

  然而,人力有限,异种人的面前再强的实力也如螳臂挡车,不堪一击。

  最终袁飞虎为了引开敌人,让猫头鹰队长离开,舍生取义,死死抱着兽人的腰留出逃跑的时间。

  兽人怒吼一声,回头双手夹住袁飞虎的手臂就要用力一拧,猫头鹰看着这一幕,愤怒至极地湿红了眼,却只能扭头猛奔而去。

  然而那预料中的牺牲并没有发生,肖一飞带人赶到时,救下了袁飞虎,直接冲到了宋雪欣面前,扬手就是一把长刀朝女人细长的脖子砍去,瞬即肖掉了一小半脖颈,鲜血喷涌而出,宋雪欣惊怔地捂着伤口瞪着肖一飞,直往后退。

  “你,你竟然真下得了手,你……你果然……”

  “我的话梅,早就死了。你这副模样,只是在侮辱她!”

  肖一飞毫不犹豫,扑上前,张大了口,口中的黑虫峰涌而出,宛如一道黑龙卷向宋雪欣那一身细白嫩肉,立即将其死死裹住,虫子啃噬血肉的声音,伴着女人尖叫挣扎,触目惊心。

  同时,远处前来支援的部队已经开着重型装甲车来了。

  “飞哥,快走吧!他们的后援来了,再待下去就走不了了。”

  肖一飞却死盯着地上的女人,眉头越皱越紧。恰时,小茜也追了过来,看到了这一幕。

  肖一飞手一挥,那些黑虫子纷纷退开了啃噬的女体,回到他的体内,然而那女体的面目和身体却在发生着奇怪的变化,连骨骼也咯咯地错节发响,最终出现的那个被啃噬的尸体,完全成了另一个人,而根本不是宋雪欣本人。

  “这是……”

  小茜想要上前,却被肖一飞一把拉了回来。

  “我们中计了!这是宋雪欣的傀儡,她根本早就不在这里了。或者说,她从头到尾就是在骗我,说要跟我合作。那么……”

  宋雪欣之前说要跟安德鲁合作,当亚洲的女王,多半也是在哄安德鲁罢了。

  这个女人,当真已经是无可救药!

  袁飞虎扶着伤走上前,道,“肖一飞,我不会感谢你救了我。但在援军来前,你若要离开我也没法阻拦你。不过,这个宋雪欣若不在这里,那她现在会在哪里?”

  小茜惊呼一声,“语环姐姐!”

  那时候,玉泉小区外的那几辆商务车里,女人接到了下属的电话,“女王陛下,终端已经被毁,我们的军团已经开始进入京城。”

  于是,在进入京城的火车站,飞机场,高速路口,大批佯装普通人的傀儡人,堂而皇之地进入了京城地界,一齐朝京城的权利中心而来总办公厅。

  办公厅里,姜总正在跟青龙总司令了解军队清剿的情况,曲总也正在接见外宾。

  办公厅附近的几幢大楼,卫父等主管食品、医药、海关等各高级官员正同席会谈。这里是这个国家最高的军事行政管理机构,若是被攻陷,那么也就代表着整个国家的第一道最重要的精神防线,已然坍塌!

  ……

  “肖一飞,你太可恶了!”

  “小茜!”

  刚刚逃出无极基地,那双小手竟然又甩开了他。一时之间,肖一飞怔怔地站在原地,竟然不知该如此面对眼前一脸失望,神色愈发绝决的女孩。

  不明白,难道在那不见日月的地下待了不知多少时日终于重生的人儿,是不是因为那一拳碎了心,就让他失去了那颗赤诚的真心。

  小茜泪流满面,满心苦涩,“为了救你,我已经死过不只一次,我也不只一次背叛姐姐和姐夫,为他们带来无穷无尽的麻烦。就算我那天被屠叔叔一拳打死,我也不怪他,那是我咎由自取,罪有应得!可是,阿飞哥哥,你到底把我当什么呢?我是你喜欢的时候可以哄一哄的小猫小狗,还是不喜欢的时候就扔在小岛上的宠物?”

  肖一飞心中惊疼,他从未想过会从这张单纯的小嘴里,说出这么痛心的话,“小茜,你听我解释,宋雪欣其实已经死了,我并不是想帮她,我也是……”

  “够了,我不想听你解释!我有眼睛,我看得很清楚。姐姐和哥哥们都在帮我,可你却带着宋雪欣烂杀无辜,害死那么多无辜的人。不管我做错了什么事,姐姐和姐夫他们都把我当孩子一样,容着我,让着我,理解我,把我当家人。我以前也是这样把你看成我的家人,渴望你平安幸福。可是,可是……”

  小茜捂着嘴,已经泣不成声,她退后几大步,很想一走了之,可总觉得双脚灌了铅似地千斤之重,“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你们要这样对我?你和宋雪欣,到底凭什么这样利用我和姐姐的感情?凭什么?我真傻,我真傻,竟然一直以为你其实有一点点是喜欢我的……”

  “小茜,我早就不爱宋雪欣了。”肖一飞上前想抓着女孩,她的退步,让他从未有过的心慌,仿佛那年才刚学会走路说话时,他的母亲就在大街上将他扔掉,任他怎么哭叫,无奈他的腿太短,声音太小,根本无法抗拒命运的残酷,迎头痛击。

  “对,你是不爱她了。可是你跟她一样自私自利,你们从头到尾爱的都是你们自己。你们根本不在意把别人伤得体无完肤,你们在意的永远只有你们自己。”

  小茜嘶声大吼,目光狠狠地瞪着肖一飞,已然亲手斩断了自己的念头,转身就跑。

  “小茜,不准走!”

  肖一飞大吼一声,飞身上前抓人。哪知小丫头的脾气上来,也不是那么好哄了,只见她大尾巴一甩,就将他扫翻在地,再一弹,她自己就跑出老远。

  肖一飞又急又气,心想到之前宋雪欣还故意安排人暗算小丫头,哪里放心得下,只得一抹头地往前追。

  小茜刚跑过一截,迎面就撞上一辆军队越野车,吓得越野车急忙打了个拐,一下就陷进了旁边的路坎子里爬不出来。她心底暗骂自己一句忙中出错,急忙上前从后面一把攥着车子,将车子拖了出来。

  车里的司机立即跳了出来,抓着她的手就急问,“小茜,你怎么跑出来了?刚才我在下面没找着你,可急死我了。要是你姐姐姐夫知道我把你弄丢了,非砍了我不可。”

  “安哥哥……”

  “唉,你刚醒,怎么就莽莽撞撞的?谁救你出来的?”

  “是……”

  不用答,后面肖一飞已经带着大队人马追上来了。梁安宸立即像母鸡护小鸡似地将小茜拖到身后,一脸冷硬地对着肖一飞,同时从后腰里取出了一把枪,枪里都是他专门研制对付兽人最有效的子弹。

  “梁安宸,你老婆被安德鲁抓了,你还不快去救人?!”

  小茜立即又叫了起来,“安哥哥,秦姐姐出什么事儿了?啊,还有宋雪欣那个坏女人可能也跑去杀姐姐了,你赶紧给姐姐报个信儿,叫他们躲起来。就是宋雪欣带了人马,把无极基地里的哥哥姐姐们杀了的,那个女人好可怕。”

  肖一飞叹息,“小茜,那个只是宋雪欣安排的傀儡,不是宋雪欣本人。”

  小茜立即吼了回去,“那宋雪欣就更可怕了,居然可以让人化为她的模样框骗人。她即可以死而复生,还有如此强的能力,必然是用了爸爸制出来的那种复生药。那种药解决了之前复生药的副作用,但因为是中合了虫族女王的基因,虽然不会变成行尸走肉,但若是身体变异之后就可能永远恢复不了人形态,继而狂性大发,以食人肉为生,彻底变成怪物。”

  登时,男人们的脸色变得极为难看。

  宋雪欣这个女人简直就是妖孽啊!

  ……

  那时,安德鲁寻到了秦汐的行踪,秦汐则为了救秦天,故事暴露了行踪,引开了安德鲁注意。

  “你是为了救那副破铜烂铁,才故意出来的,对不对?”

  “是又怎样?!就算小天是破铜烂铁了,那也比你可爱一千倍,一万倍,一亿……唔唔唔,色狼,你放……不,嗯!”

  一个吻,吻得两人都鲜血淋淋,互不相让。

  松开人后,安德鲁的眼神微微眯起,他唇上的伤很快就消逝了。但是女人的伤,却是汩汩地流着鲜血,被她毫不自爱的抹去,弄出更多的血。

  两人互瞪着,俱都倔傲得不得了,谁也不低头,也未想过低头。

  最终,男人一叹,钳住女人的脸,高高抬起,伸出大红舌头去舔。

  女人尖叫,“不要,不要拿你的脏舌头碰我。恶心死了,真不知道这玩艺儿还碰过多少女人和野兽,你再碰我别怪我吐在你身上。”

  安德鲁顿时气得将人往怀里狠狠一压,骂道,“你倒是吐给我看。前日夜里在我身下,你又求又唤的都忘了?如果你真忘了的话,我不介意在这幕天席地,帮你回忆回忆那销魂噬骨的滋味儿。”

  啪,一巴掌响彻四野。

  “流氓,色狼!”

  “哈哈哈哈哈”

  安德鲁放声大笑,倒让后面终于追上来的下属们看得一头雾水。

  他捏了捏女人气鼓鼓的脸颊,说,“汐儿,知道么?我就喜欢你这性子。我有过的女人的确很多,但是那都是为了欲望,为了发泄,从未有一人让我如此用心。只有你!”

  在她反驳时,他又故意掐了她屁股一下,将她紧紧抱进怀里,本来身形在亚洲人里也不算娇小的她,在他面前娇小柔弱得像个小孩子,根本挣脱不开。

  “汐儿,从今以后,我只要你,只有你一个。我……”

  那三个字要吐出时,突然被下属打断了。

  他的目光闪了闪,温柔地抚了抚她的头,她恨恨地拍开他的手,仿佛像被什么东西弄脏了似的用力抹自己的脑袋。

  “首领,宋雪欣已经成功毁掉了检验仪的终端,现在她的傀儡军团和我们的超能兽人已经全部进入京城,朝总办公厅前汇合。庞德教授那里我们还控着,您是否现在过去,正好可以拘着那两人一起离开。有谭晓敏在的话,即时屠征赶来了也可以利用其当人质。她一人,便可以拘住教授和屠征两人,可谓一举双得。”

  “很好,我们走!”

  安德鲁大手一捞,当退缩的秦汐一把搂进怀里。

  秦汐恨恨地瞪了男人一眼,心里却跳得又急又快,脑子飞速地转着法子。

  ……

  话说此时的卫宅。

  “你,你们是什么人?你们想干什么?”

  卫母正在花园里浇自己新种的大白菜,却突然见到有人从墙外飞入,大门外更有什么怪物在猛力撞门,紧接着还有兽人从墙外爬了进来,一个个都如入无人般,来势汹汹,她吓坏了,手上洒水壶一扔,就跑进了大屋。

  “爸,妈,语环,不好了!有坏蛋,快,快躲起来!不行,快逃,快开车离开这里。”

  可惜她还没完,已经有人直直从外面奔来,对准了落地窗玻璃就撞了上来,轰隆一声震响,所有的门窗都发生了共鸣,吓得刚刚闻讯出来的卫家两佬一跳,卫老太爷立即将老伴护在怀里。

  回头时,及时出现的保镖挡了一挡,才让卫母能平安进了屋,还提醒卫母打开了房屋的防护系统。

  他们早在装修房子时就有了防范,一方面也是为了保护宝宝们,窗户玻璃用的都是防弹玻璃里的高等级品,大门更是特殊加强又防盗。卫母进门时,就顺手按下了那个住宅里的全自动防卫系统的红色警报按钮,一方面报警,另一方面又同时启动了整个大宅的保护系统。

  就眼下,外面的野兽和傀儡们的冲突还能挡上一挡。

  “妈,爷爷,奶奶,快去地下室。工具墙后通着车库,我们开车离开。他们既然能这么堂而皇之地就杀进来,外面的警卫估计已经不保了。”

  语环抱着小月芽,小熙立即跑到卫老太爷身边说要保护大家,那小脸绷得紧紧的,强做镇定的模样让老人家都心疼。

  卫太后在初时受惊后,转眼就把脸一横,拉着儿媳妇,“对,去地下室。那里还藏着几把枪,虽然咱们都上了年纪,但也不是中看不中用的老家伙。让他们小看咱们,今儿咱娘们就让他们好好学习学习,什么叫敬老尊贤。”

  语环护着老人们,不时放出透析力帮还在外面对敌的保镖们拖慢敌人的力量,以求自保。

  “乔语环,你休想逃!”

  一声尖锐的喝斥从屋外,穿越了厚厚的玻璃大门,竟然传到了语环耳中。

  她惊讶地转身,就看到一身雪白超暴露裙装的宋雪欣从一群面无表情宛如木人儿的男人堆里,款摆生姿地走了出来。

  宋雪欣竟然复活了?!

  那双阴冷的眸子,黯紫中透着腥色,看一眼就让人不寒而粟,生出浓重的厌恶感。

  “宋雪欣,你简直就是个丧心病狂的神经病!”

  “呵,乔语环,哦不,现在应该叫你屠、语、环了。做屠家的掌上明珠大小姐,是不是很爽,很风光呢?”

  宋雪欣裂嘴一笑,突然舌头如子弹般射出,啪地一下落在了玻璃窗上,长长的舌尖上迅速分泌出浓重的酸性液体,竟然以肉眼的速度迅速地腐蚀着厚达四厘米超强防弹玻璃,转眼之下就熔出一个大洞来。

  那舌尖儿立即从大洞里钻进了屋,一下化为八瓣莲,牢牢抓着玻璃大门,朝外狠狠地攥。

  轰隆一声巨响,竟然就凭这根长长的舌头,看似坚固的房屋就被攻破了。

  “屠语环,很快这整片大陆就为本王所有,你就是为庆祝本王登基的第一位祭品!受死吧!”

  语环想要施力时,宋雪欣飞速地闪了开,同时她身体上也有一种奇特的力量,摒去了语环的透析力。

  原来,庞德教授在听说了语环的能力后,也非常好奇。也专门派人收集了语环的头发,以研究她的基因,从而在改善后来的超级兽人药剂时,增加了这种可以短暂摒避的力量,正好让宋雪欣拣了大便宜。

  “夫人,快走。我们来垫后!”

  保镖见状,急忙挡在语环跟前,一个个都誓死如归。

  语环不甘,不断用力量摔倒了那些傀儡人,但她很快发现,那些人类仿佛是行尸走肉般,无痛无感,倒了又会爬起来。她一狠心,杀了那人,但很快那人竟然又爬了起来,虽然心脏位置已经被她弄断了一根血管。

  一时之间,语环被宋雪欣的这群杀手的情况吓到。

  “夫人,你快带孩子们和老人离开,不然人若落在他们手里就糟糕了。”

  这种时候自然不该恋战,语环只能不断用眼扫描,狠下心将敌人杀死,冲进地下室后迅速关上了门。

  然而,宋雪欣这会儿是有备而来,早早准备好。为此她宁愿让傀儡去办更为重要的破坏无极大队的事,而早在玉泉区外等待时机。这会儿当然不会再轻易失手了,故而当语环开着车从车道里出来时,车顶上砰砰地两声重响,便是那黑人兽人跳上了车,张开钢筋铁爪般的大手撕扯着车顶。

  语环等开的是卫东侯专门准备用来爬山野游的高性能型军用越野车,也做了居家式的特殊改装,一般人绝对耐合不得,但这会儿换上了力气强悍的兽人,情况就不那么乐观了。

  那黑兽在语环的几个打甩后,也跌下了车顶,但是却让语环听到哗啦啦的声音,她诧异地抬头去扫视时,忽觉车身一个震荡,所有人齐齐朝前扑腾,以至于只是被曾爷爷抱在怀里的小熙,一下子就撞到了车前窗,幸而他急智立即变了身没有撞到小脑袋,可是超密度的身体直接就把本来还很坚硬的车前窗口给撞了个大洞,直接飞了出去。

  “小熙”

  语环一见,吓坏了。

  与此同时,那咯啦啦的声音音终于昭示了它的真面目,两条铁链一前一后将车子穿住,由于车子开得极快,一个惯性就把车子整个翻转了过来,更在空中荡了一荡,砰地一声重重地砸落在地上。

  刹时间,语环的心都差点儿凉了半截儿。

  也顾不得儿子了,回头用尽用力将后座位的三位老人和女儿紧紧地护住了,利用控制无机物的能力,硬是将要瘪掉的钢铁汽车给撑住了,打开车门,迅速将三人拖出了车子。

  “妈咪,小月芽怕怕!”

  女儿到底是更胆小些,一出来,就钻进语环怀里。

  语环扶出卫母,卫太后跟着爬出来,就端起手上的老桶子枪,砰砰地朝跑来的傀儡人狠放了好几枪,竟然一下子放倒两个人,打倒一个人。接着卫老爷子也爬出来了,一样没含糊,就护着孙儿们大开杀戒。

  枪声激烈,自然就惊动了远近的邻居和小区的警卫队。

  宋雪欣也并不怕警卫,不过这前之所以会悄悄摸进来,也是为了想先抓着乔语环一家,再高高兴兴地杀出去,并且还计划要在各大录相带里留下乔语环一家的凄惨模样,让卫东侯看到气到心疼最好。

  到底是计划没有变化快,警卫和其他住户一被引出来,一场撕杀再次展开。

  “杀,凡是上前来救他们卫家人的,通通给我杀!”

  宋雪欣在来救的人增多时,扬声大喝一声,手一扬,竟不知从哪里又跑出一群傀儡人来,见人就杀。

  其丧心病狂的作为,立即吓得本来还想帮忙的住户都退缩了下去,普通人类怎么敢与兽人和打不死的怪物以卵击石。之前新闻上也播放过,若是见到此类人,就赶紧报警,不要逞强。

  “宋雪欣,你这个疯子。我要杀了你,为那些枉死在你手上的人”

  语环痛恨至极,忍无可忍终于变了身,骨刺从身体里刺出时,她不觉得疼,只是看还未满三岁的儿子顶着一身的血腥在那些兽人群里横冲直撞,明明自己也害怕,却咬着牙关帮妈妈,心疼如绞。

  造成这一切的,都是宋雪欣这个妖女。她忍了一次又一次,本以为人都死了也没什么再说的了,哪知道这女人竟然又阴魂不散地跑来危害她的家人。

  是可忍,孰不可忍,今日便是她屠语环与宋雪欣的对决,不是她死,就是我亡!

  宋雪欣只是冷笑,仿佛早就准备好了,“好啊,屠语环,我们今天就来个不死不休!看看是我现在这副死而复生的身体实力强,还是你那个传承者的力量更强大!”

  话落,一白一黑两道人影,身如电闪,狠狠撞在了一起,沉重的拳击声,划破皮肉的声音,淡淡的血腥味儿在空气中漫延,树木被砸断,花草被扫容,碎石乱飞,草木尽断。

  警卫赶到时,莫说帮上忙,竟是连人影儿也看不清。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