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夫逼上门(第二版结局)(1/2)

加入书签

  《燕国志》记载:北燕皇帝燕弑天残暴不仁,惊天王爷不忍见万民生活于水火之中,领军起义,推翻了自己的兄长,登基为帝,因燕氏无后,便将皇位传于自己的义子蓝璃洛,带着爱妃蓝蓝逍遥于天地间。蓝璃洛登基之后,大赦天下,勤恳治国,成为北燕历史上最为惊才绝艳的皇帝。

  《燕国野史》记载:北燕大帝蓝璃洛自幼为孤儿,被神木族族长夫妇收养长大,在历练途中救了当时还是王爷的燕惊天,被收为义子,后登基为帝。几经周折之后,终于找到自己的生父,接与宫中颐养天年,其孝心为北燕一代典范。

  一个粉衣少女坐在马车里拿着两本书津津有味的看着,旁边两位绝色白衣男子一脸宠爱的看着她,其中一个银发蓝眸的男子说道:“若儿,我们先去那里?”

  “先去西岐吧,我答应过他,先收了那个妖孽的,不能食言”粉衣女子放下书,笑着看向那两个男子。

  车上三人不是别人,正是本已经消失的白衣,瞳,白灵若。原来当日白灵若跳入倒塌中的神王窟之后,为了确保不能再出去害人,便闭着眼一直向内冲去,等她撞上一道墙时,才发现已经走到了最里面,外面虽然倒塌了,可是那间房子却没有任何变化,且三面墙壁光滑如镜子一般,没有任何可以打开的缝隙。等白衣闯进来之后不久,外面完全倒塌,将门堵上。两人相对无言,这样的地方就是在等死,没过多久,白灵若身上的魔性便爆发了,双眼完全变成黑色,还有着丝丝红光,见到白衣,便要动手,就在危急时刻,这个房间的墙上忽然出现了一排排字迹,原来当日那位大能炼制成功之后,也发现了这东西魔性太大,为了抑制住它的魔性,他想了很多办法,最后发现这个东西很怕爱一类的正能量,于是他便发明了双修之法,只要有人愿意以身试法,便有机会彻底去除魔性,而在墙上出现的便是那双修之法。不过在最下脚注明,这功法如果没起作用,没有命运之钥的一方,可能当场死去。

  白衣扫了一眼,只是璀璨一笑,便吻上了那有些发黑的唇,被唇上的触感一刺激,白灵若暂时恢复了清明,因此很快了解了这功法,也明白了白衣的决定。只是如果不这么做,他早晚也要被自己杀死,不若拼一把,于是在这个房间之内,一对绝色男女*相对,开始漫长的双修之旅。至于关于两人鬼魂的传言,只是因为这镜子时而反射出去导致。由于魔性没有完全去除,两人并不敢出现在众人面前,免得受到干扰,这一拖便是十年。再次出来,早已经物是人非。

  “还在想神族的事吗?”她与白衣相处的时间最久,现在只要看到他的表情,便知道他在想什么。

  “嗯,在想红衣,阿爹和伯伯他们都去闭死关寻求突破了,红衣如今没有修为,不知道能不能管的住那些族人。”白衣脸上有着淡淡愁思。

  “白衣,别担心,有若儿的威慑,他们不敢随便动红衣的。若儿,我觉得红衣他挺可怜的,为了送我们过来,耗尽他所有的内力,不过便是希望你开心而已。”瞳也有些不忍心,当日他们消失之后,红衣的颓废和伤心,他一直看在眼里,等他们出来,红衣只是远远的看着,直到他知道若儿想利用命运之钥回到这个时代,才出来,将所有的内力都输入了命运之钥,哎!发生了这么多事,也是因为他爱她而已,一切都是阴差阳错而已。

  “是呀,若儿,要不你试着接受他一下!”白衣抿了抿唇,星眸中有着一丝期盼,那样的红衣看着太可怜了。

  “那个家伙还得调教调教才行,能不能接受看他的表现了,还是赶快去西岐吧,免得我的男人被人抢走了。”白灵若双眼明亮,红衣做的,她都看见了,可是因为他,她的男人完全将她忘记了,这个怨气不发出来可不行,不过她愿意接受他的内力,便是愿意给他一个悔过的机会,如果有一天她真的接受了他,将他的修为提上来也不是难事,那个双修之法还有一个作用,便是提高功力,尤其对修为低的那一方。

  “好吧,夫人既然有了决断,那我们先去茂城给夫人准备后宫去,嘻嘻,他们几个应该已经完全不记得有夫人的存在了,所以夫人接下来要做的事任重道远。”瞳笑着看着她,现在的瞳开朗很多,没有那么重的心思,人也开心了不少。

  “好,去吧,我直接飞过去,马车太慢,我的海边小屋就拜托你们两个了,钱的话,没事就去皇宫借点呗,反正以后那也是我的。”白灵若嚣张一笑,在他们两个脸边分别亲了一下,然后闪身出去了,她如今已经是圣级巅峰的修为,不说在这里,即便是神族,那也是最高的存在,所以马车里的人根本不担心她的安全。

  十月金秋,桂花飘香,在西岐的都城盛大的选妃大典正在举行,一个红色龙袍的妖孽男子坐在主位上,眼神似笑非笑,自从他成为西岐的监国,那些大臣便想方设法将女儿送进来,不过他们有张良计,他有过墙梯,既然他们那么想让自己的女儿嫁人,那他就满足他们,给她们全部赐婚。不过看着那些软弱无力的舞蹈,真是想砍人,就没有新鲜一点的吗?还有这些女人看他好像在看美味点心一般,恨不得现在就将他拆骨

  入腹,真是恶心。

  白灵若挤在人群中,嘴角微勾,选妃大典,该死的西门小受,真是欠调教,这才多长时间,居然就想选妃了,哼!她可是找了不少宝贝等着伺候他呢。

  “你,出来!”坐在主位上的西门雪一眼便看见了那粉衣女子,不说别的,单是气质长相,便不是下面这些庸脂俗粉可以比的,最主要的是她的眼里没有那种让人恶心的光芒。

  白灵若指了指自己,是在叫她吗?这么快就对她感兴趣了,看来这家伙没有那么差劲嘛。

  “就是你,出来,你是哪位大臣家的,会什么才艺?表演给本太子看看。”西门雪微眯着眼,为什么这个人给他一种熟悉的感觉呢。

  “路人,看到有热闹可以看,就进来看看!”白灵若走了上去,没有行礼,而是直接向宝座走去。

  “你到底是什么人?”这里除了那些秀女,没有人可以随意进出,这人难道是刺客。

  “西门,你不记得了吗,你之前做的东西,放在我这里,我可是专门给你送来的。”白灵若忽然坏笑道。

  “什么东西?”西门雪眼波流转,媚态横生。两人现在贴的很近,依照往常他早就将人推开了,可是现在没动,他的兴趣被眼前这个人勾了起来。

  “你确定要在大庭广众之下,将你的东西拿出来吗?”白灵若挑了挑眉,眼里全是玩味,好像曾经他们约定过用玉制的那玩意来相认的,不过她可不打算在那么多人面前表演,她又不是变态。

  “所有人,先退了,这个大典明日再继续。”西门雪觉得身上冷飕飕的,自从做到这个位置上,从来没有人让他有这样的感觉。

  “真是聪明。”白灵若拍了拍他的脸,直接将他压在王座上,“嫩滑嫩滑的,手感不错。”

  “你到底想做什么?”西门雪感觉头皮发麻,他这是惹到一个什么样的存在,采花贼吗,为什么他一点不想推开她,到底怎么了?就在这时,忽然脑中灵光一现,了然的暗自点了点头,原来是她呀。

  “你猜呢?”白灵若随意拿了两个水果向暗处砸了两下,便听到噗噗两声,两个暗卫便直接倒下了。“别想有人救你,那是不可能呢,所以,你就乖乖的躺好,等着我来享用。”这么一番女流氓的调调,让西门雪顿时满头黑线,就在他还没有反应之时,人已经被扔到了一张大床上。

  “你到底想做什么?劫色吗?你就不怕本太子诛你九族?”西门雪脸上的笑有些绷不住了,这人的武功到底有多高,居然可以轻易将他捋到这里来,怎么没听说呢。

  “你是想说你后面的飘渺派吗,呵呵,我想,他们见到我也只有讨饶的份,所以不用白费力气了,乖乖的躺着吧。”白灵若已经将他定住,在他的敏感地带,不停的点火,她对他的身边,比对自己的都要了解,西门雪就是想反抗也没有办法,只是几息,他眼里的*便越来越强烈。

  “这个东西有没有觉得眼熟?”白灵若从包裹中拿出一个玉制品,笑眯眯的看着他。

  西门雪忽然愣住了,在他的梦里经常出现一个场景,一个看不清长相的女子拿着一个这样的东西过来找他,让他娶她,他每次醒来都觉得很荒唐,可是眼下该如何解释。

  “原来你并没有完全忘记我,呵呵,我们第一次见过,我中了春药,你救了我,我给了你钱,本以为再也不会有纠葛的两人,再次见面却交缠在了一起,直到灾难的到来,那时候,我猜到那是个死局,我若失败,你们死,我若成功,你们便会忘记我。最后我成功了。”声音低低的,没有多余的复述,可是却让躺在床上的人心揪了起来。他没有印象,可是却因为她的话,仿若亲身经历一般,这种情况,非常的匪夷所思。

  “我们曾经相约来世,若是你忘记我了,便拿这个东西去找你,这么荒唐的事情,我居然还是相信了。”白灵若敛了敛眉,再次看向他时,双眼清亮:“既然你们当初与我相约,现在我便不可能放过你,所以,西门,你准备好了吗?”

  “呵呵,我虽然不知道你到底说的是什么,不过本太子对你很感兴趣,这太子妃的位置就送给你了,怎么样?”狐狸眼中精光一闪,那种熟悉感再次冒出来,既然她们都相约前世今生了,他就勉为其难的收了她好了。

  “西门,你还是一样喜欢算计,你已经猜出了我的男人不止你一个了是不是,不过不管怎么样,你这句话,我还是受用的,既然这样,亲爱的太子,就让为妻好好伺候你吧!”白灵若笑着看着他,然后吻上了那熟悉的眉眼,直到此时她的心才放下一半。

  细碎的吻透漏着别样的暧昧,控制西门雪的银针早就被她拔了,修长的身子压上了那娇嫩的腰肢,激情便在太子府里进行着,从中午到下午,再到第二天早上。

  “不行了,老娘饿死了,我要下去。”一声哀嚎将府里的众人惊醒,可是半个身子还没出来,又被拖了回去。

  “娘子,为夫已经让人准备吃的了,我们继续,还有这些东西怎么用的,教教人家啦。”妖娆的声音传了出来,不仅没有疲惫,其中都是兴

  奋。白灵若的武功本来就高,无意识的运行那双修之法让西门雪得益不少。

  “你确定想知道吗?”白灵若勾了勾唇,不怀好意的看着他。

  “那个,想。还是不想呢。”被她这么一看,西门雪稍微缩了缩,可是白灵若哪里给他反悔的机会,“啊”一声惊叫让所有听到的人浑身冒凉气,这是在打架吗?为何觉得后面凉飕飕的。

  接下来的时间,西门雪过的痛并快乐着,白灵若收罗来的东西一样一样在他身上试验了,最后将各种水果胡萝卜都用了上去,最后,在一次*中彻底累晕了。这一觉睡了一天一夜,再次醒来,身边早已没了人影,只有一张纸条“亲爱的西门,我去找其他人了,养好你的前面和后面,我会尽快回来的,听到了没?听话,香一个先。”

  “来人,给我去找太子妃去!”府内再次传出一身怒吼,让树上的鸟儿都惊的飞了起来,吃干抹尽就像逃,门都没有,可是在没人的地方,某人的嘴角微微掀了起来,狐狸眼里全是得意。

  白灵若已经到了西岐的边境,这里离流云派最近,所以她打算先去将那两个夫君给搞定先。

  轻车熟路的找到那片竹林,这里虽然是人人敬仰的隐世门派,可是在白灵若眼里犹如过无人之境。现在已经到了傍晚,月亮刚刚升起,西边的火云还若隐若现,天空呈现暗灰色,原本翠绿的竹子,此时变成了墨绿。竹林附近没有人,淡淡的琴声从里面传了出来,悠扬婉转,却又饱含着孤独和思念。

  白灵若的眉头微皱,他的琴音里为何会有这种情绪,难道她的神仙哥哥已经有了心上人,这样一个想法让她的心瞬间提了起来。她不是没有想过,在她找到他们时,他们已经有了心爱的人,可是真的遇见了,心便不可抑制的抽痛起来。

  在竹林外徘徊了一会,白灵若还是决定进去找他,就算他真的有了爱人,也必然要他当面说清楚,何况她的心里隐隐还是有些期望。竹林里没有别人,除了那只小灵狐之外,只有云枫一个人坐在石凳上。

  稍微用力踩了一下脚下的树叶,琴音果然断了,不过人并没有回头,而是就那样默默的坐在那里。

  “云枫”白灵若默默的看着那熟悉的背影,最终忍不住出声道。

  坐在那里的人,还是没有动作,可是身体却颤抖起来,仿佛受了颇大的刺激。

  “云枫,你怎么了,生病了吗?”白灵若急忙上前,检查起来,才发现他的眼角全部是泪水。

  依旧是那张绝色的脸,依旧是那温柔的眼眸,唯一多出来的便是那两行清泪,“云枫,你…”话音未落,人已经落入了那个熟悉的怀抱。

  “我终于等到你了,我的若儿。”抑制不住的喜悦,让他身体抖动的更厉害,眼泪也掉的愈加的凶猛。

  “云枫,你,你还记得我,怎么会?”白灵若已然明白是怎么回事,只是她怎么也想不通他怎么会记得。

  “可能是因为我命格不全,当他们渐渐忘记的时候,我却还全部记得,见到本来熟悉的人,一个一个变成了陌生人,再也不记得我们的过往,再也不记得曾经的生死相依,这种感觉很难受,好在我一直坚信,你一定会回来的。”云枫将她狠狠的压在自己的怀里,才终于觉得心里没有那么空荡荡的。

  “你的命格还是没有变吗?”白灵若一脸担心的看着她,若是她再晚一点,或者没办法回来,他岂不是要因为命格不全,早早离世。好在,她回来了,虽然如此,可是心里还是止不住的后怕。

  “没事了,只要你没事,就好。”云枫知道她所想,轻轻的在她额上吻了一下,安慰道。却不成想怀里的女子因为他的话,眼泪顿时掉了下来。

  “云枫,你知道吗?我在神族待了十年,我好怕,害怕你们忘了我,害怕你们已经有了喜欢的人,害怕你们已经进入了轮回,如果不是回来找你们这个念头一直支撑着我,我可能早就承受不住了。”独自一人进入命运之门,对未来的不确定,入魔之后的折磨,这些她可以忍受,唯独没有办法接受的便是,他们可能再也不属于她的恐慌,而这些她只能独自承受,只有现在到了云枫面前,她的负能量才可以宣泄出来,她才可以像个小女人一样撒娇,哭泣。

  “若儿,别怕,我答应你,以后不管任何时候,我都会陪着你,生生世世。”修长的手指抹去那脸颊上的泪水,清亮的眸子里是满满的温柔和心疼。

  “你说的,不许骗我。”白灵若在他脖子上咬了一下,细嫩的皮肤很快出现一个牙印。“这是我的印记,以后若你丢了,我就凭这个印记找你。”云枫只是皱了皱眉,便一脸好笑的看着她,点了点头。

  白灵若老脸一红,随即躲在了他的怀里,两人就这样在竹林中拥着,直到月亮移到头顶。

  “云枫,你看长夜漫漫,我们是不是应该做点喜欢做的事情呢。”白灵若挑了挑眉,在那微抿着的菱唇上印了一个吻。

  “呵呵,我一直都在这里,若儿若是担心他们的话,先过去找他们吧。”完美的脸上全是宠溺,却也明白她心里还有着牵挂。

  “不要,他们重要,我的云枫也一样重要,我白灵若对爱情很被动,唯独见到你时,第一次有种想拿下你的冲动,什么叫一见钟情,只有那一刻在树林外我才了解,原来这种东西真的存在。云枫,我爱你”微微踮起脚尖吻上了那美好的唇,手臂轻轻环过他的脖子,让他和自己更加贴合。柔绵的吻在月色下进行着,忽然月牙色的袍子张开,将眼前的娇小完全包住,将她压在柔软的草地上。

  “若儿,我也爱你,从你第一句话开始,便爱上了,此后种种,不过是喜爱更浓,云枫此生本想闲云野鹤,独自过完一生,却因你卷入红尘,从此一发不可收拾,但云枫不仅无怨无悔,反而开心更浓,从此便知道何为牵挂,何为思念,何为爱。我的若儿,是你让云枫明白什么才是真正的幸福,所以云枫早已将心交付于你,只要你不弃,云枫必生死相随。”低沉感性的声音仿若泉水一般流淌过白灵若的心,无声的笑慢慢布满了整张娇颜,良人相伴,还有什么比这个更幸福的。

  “云枫,我想你,很想很想。”清脆的笑声充满了整个竹林,连不远处的白狐也似乎被感染,弯了弯嘴角。

  “我也是。”心爱的人躺在身下,如此天时地利人和,不做点什么似乎连老天爷也要看不过去了。

  清晨的阳光透过窗子照射了进来,白灵若睁开眼睛,入眼的便是竹制的屋顶,周围淡淡的竹香,和云枫身上的味道一模一样。

  “醒了?我去拿了些早饭,起来吃吧。”云枫笑着看着她,将餐盒放在桌子上,走到她旁边。

  “不要,你喂我!”白灵若搂着他的腰,撒娇道。

  “好,我打水给你洗漱一下。”在她眉间印上一吻,温柔的道。

  “云枫最好了!”满意的看着在眼前忙碌的人,这样的日子她想了十年,终于让她等到了。

  “若儿喜欢就好,对了云逸偷偷溜下山了,要是你一会去追,应该很快便可以找到。”一勺一勺的喂她吃完,又腻了一会,白灵若才撅着嘴起身向外走去,不是她不想找云逸他们,而是每次都对他的宽容大度很无奈。

  麒麟山脉,云逸叼着一颗草慢悠悠的晃着,门派之内太无聊了,除了练功就是练功,云枫师兄每天自己在竹林里坐着,也不陪他玩,他快被憋疯了,今天乘师傅不在,他就自己溜出来玩玩,过几天再回去。

  “还真是慢,我都等了半天了,你才过来。”一个清脆的女声从树上传了下来。

  云逸抬头一看,一个身穿粉色长裙的女子正坐在树上,一边晃悠着小腿,一边打着哈欠。

  “哎呦,这位妹子,你是在等哥哥吗?难道想劫色?”云逸也飞了上去,对上了那张脸,顿时楞了一下,一种熟悉感传了出来。

  “哎呀,你还不笨嘛,是呀,本小姐就是来劫色的。”白灵若挑了挑眉看着他,之前敢给她下药,这次她正好还回来。

  “哎呀,哥哥,好怕怕。妹子,你独自一人在这里?就不怕反而被劫?”云逸只当她说笑,也笑着开起了玩笑,这一出门派就碰到个那么好玩的小姑娘,运气还不错。

  “嘿嘿,刚刚我看你的神态,你是不是觉得无聊呀?”白灵若也摘了片树叶,放在嘴边轻轻吹着。

  “是呀,妹子有没有什么好玩的介绍呀?”云逸一脸兴奋的看着她,这张脸他好像见过。

  “有呀,跟我来吧”白灵若心中暗笑,不过脸上没有太多表情,这家伙一点没变,还是那么爱玩,被人卖了都不知道,还是她比较好心,把人直接给收了,免得去祸害其他人。

  云逸也不担心,直接跟着她就走,他老是觉得这样的对话似乎曾今发生了很多次。其实白灵若离开了十年,而这个世界也不过只是过了十个月,这么短的时间,即便忘记了,还是会有一些熟悉感。

  两人去了茂城,白灵若直接将她带到最大的妓院之一梦园。白灵溪如今是丞相府的掌上明珠,自然不可能再到这里,不过相对其他的妓院,这里还是她白灵若最熟悉的地方。

  “这就是你说的好玩的地方,你一个姑娘家来这里做什么?”云逸失望的看了看。

  “一会你就知道了。”白灵若神秘一笑,转身找了老鸨,没过多久,便见到她满意的走了出来。

  “走吧,马上就可以见到好玩的了。”白灵若领着他进了一个房间,房间不大,不过颇为干净,床单被子都有换过的痕迹,桌子上点着熏香,味道颇为清爽。

  “这有什么好玩的,不过是一个房间而已。”云逸打量了半天,啥也没看出来。

  “看这里!”白灵若指了指床头的柜子,里面可是有不少调教小绾的东西。

  云逸打开一看,脸顿时红了,那些骨头蜡烛之类的他不了解,可是那个用木头做的那个东西他却是很清楚。“喂喂!你是不是女人呀,居然好意思看这个。”将柜子合上,云逸别扭的转过脸去,可是心却砰砰之跳,身体内也有一股暖流不受控制的涌上后脑。

  “那个,我觉得有点热,我先走了。”越待越觉得热,云逸拿起桌上的

  茶壶猛灌了几口,不喝还好,喝了然而更觉得燥热难当。

  “好,请便!”白灵若坐在床边,笑眯眯的看着他。

  “妹子,你难道没觉得热?”云逸的脸慢慢红了,看到床上的人时,便觉得更加口干舌燥。

  “没有啊,你穿多了。”这点药效,对一个圣级巅峰的人来说,已经基本不起作用了。

  “是吗?”云逸擦了擦汗,有些奇怪,这都秋天了,怎么会那么热呢,而且为什么他很想将眼前的人扑到呢。

  “嘿嘿,是不是觉得燥热难当啊,是不是很想要女人呀,云逸!”看他的表情,想来药效应该已经出来了。

  “是,不对,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你想做什么?”云逸虽然难过,可是脑袋还能转,现在自然知道自己被人设计了。

  “劫色呀,我之前不是说过了吗,还有,我不仅知道你的名字,还知道你的屁股上有颗痣,嗯,还知道你最敏感的地方是耳朵,我说的对不对?”白灵若凑了过去,故意在他耳边吹起。

  “你,你,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他一点也不怕她,甚至还很期待和她接触呢。

  “我呀,是强暴你的人喽,亲爱的小云逸,你说是你自己脱呢,还是我帮你脱?”白灵若一脸坏笑的看着他,这下要让他知道被人强暴的感觉很不好。

  “不行,你不能这样对我。”听到她的话,云逸好似被踩到尾巴的猫,急忙向外跑去,可惜还没走到门口,便被人扔到了床上。

  “为什么不行,我可是为了你包下了整个妓院,所以不会有人来打扰我们,怎么样,感动吗?”白灵若故意将他压在床上,还不时的碰他几下,加速药效的发生。

  云逸不断地向后躲,直到碰到墙壁,身体全部绯红一片,可是眼中还是颇为清明,“不要碰我,我求你,不要!”

  白灵若这才发现他一直在拧着自己的大腿,以便压制住*,这样一个动作,让她的心里好似被堵住一般,再也调戏不下去。

  “为何我不能碰你?”白灵若慢慢的退了回去,双眼认真的看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