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云实(1/2)

加入书签

  “砰!”

  罗天把车停在路边,跳下来顺手把车门关上后往几步外挂着“救生堂”招牌的店门口走去。

  把冯乐瑶送回家后,罗天开着车在县城里找中药铺子,他需要买点东西。

  推开门,罗天发现里面的光线有一点暗,正对大门的是柜台,柜台后是药架,在进门的右侧靠墙的地方摆着一台八仙桌,也许是时间晚了,一个六七十的老头坐着打瞌睡。

  罗天走到柜台前,伸出手来在桌面上“砰砰”地敲了几下。

  身体一抖,李华惊醒过来,揉了揉眼睛才发现店里来了客人,连忙站起来说:

  “要什么?”

  “买点药。”

  罗天收回了目光望着站在自己面前的李华,这铺子看来有些看着,应该有自己想要的东西。

  “想要买什么药?不是我夸口,我这个铺子绝对是巫安县药材品种最全的铺子——在我这里找不到的,你在别处也找不到。”

  这方面李华倒是没有吹牛,几代经营的老铺子自然有底气说这话。

  “我想买点云实的茎和花。”

  李华心中一跳,说:“你买这东西干什么?”

  云实是中药没有错,但还有别的用处——它带有轻微的毒性,吸食后进入迷幻的精神状态,某种程度上和所谓的“摇~头~丸”产生的功效有一点相似。

  李华盯着眼前的年轻人的脸,想看出一些端倪。

  “治病啊,不是为了治病,谁吃饱饭撑了来买药?”

  罗天看了一眼李华,他倒没有想到李华竟然会露出一副警惕的样子。

  “云实的根、茎、果实、花都可入药,有发表散寒、活血通经和解毒杀虫的功效。”

  听到罗天这样说,李华神情放松下来,在他看来罗天应该是同行中人,语气也亲切了不少:

  “呵,原来也是个懂行人啊,要多少?。”

  罗天在李华搬出来的小抽屉里扒拉了好一会最后买下了一截手腕粗、十来厘米长的茎和一把干的云实花。离开药店之后,罗天又买了小刀、剪刀和一条中华烟才随便找了间旅馆住下。

  进了房间,把门锁好后罗天就在桌子前坐下,把袋子里所有的东西都掏出来,先是用小刀把云实茎刨成细小的木花,然后干花也切成小块,混在一起细小的拌均匀。

  做完这一切后罗天拆开买来的中华烟,小心地把烟丝抖出来,然后把刨成细小木花的云实茎和剪好的花塞进回到烟里。

  房间里安静得就算一根针掉在地上,只有罗天一支接一支地重新“组装”香烟。

  ……

  六鬼子躺在医院的病床上,不住地倒抽着冷气,大腿和手虽然已经包扎好,但伤口传来的阵阵抽搐般的疼痛就算想睡也睡不着。

  除了刚混道上的那几年受过伤之外,打后的二十年头发都没少一根,他都忘记什么叫痛了,但是半个小时前发生的事情就像恶梦一般,那个叫罗天的人下手实在是太狠了:先是用筷子直接把手“钉”在桌子上,然后还用军刺把自己的手和脚都“串”到一起!

  这样的狠人就算是混了几十年也从来没有见过。

  病房的门被轻轻推开,一个满脸横肉的大汉走了起来。

  “六爷。”

  “那小子的来头查到了没有?”

  吃了这样大的一个亏六鬼子哪咽得下这口气?刚在医院包扎好他马上就把手下的人派出去打听消息,他发誓一定要弄死罗天。…。

  “查到了,确实是罗家村的,九爷教出来的人。以前是县一中的高才生,考上广海大学后去当兵,至于哪支部队就查不出来了。”

  六鬼子眉角跳了一下。罗家村的九爷当年的事情他多少有一点了解,几十年前见过血海的人,他教出来的人差不到哪去。关键的是这个罗天既然读书成绩很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