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葡萄架下钻石婚(1/2)

加入书签

  林曦偷偷地扭头再去看葡萄架下的刘奶奶。他的个子比jojo矮一些,刚才站在垃圾箱前,被大大的垃圾箱挡住了视线,现在后撤两步从垃圾箱之间的缝隙看过去——很好,刘奶奶的确没有脚。

  他的脸色跟被粉刷了一样噌就白了,伸手紧紧抓住jojo的胳膊。不过到底也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林曦深呼吸了两下,又扬起一个笑脸:“那个,刘奶奶,您、您是不是……”

  “你发现了啊,是啊,我已经死了。”刘奶奶飘在原地,帮为难的林曦说出了后半段话。

  林曦:好可怕哦,可是还得保持微笑。

  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在无意识的时候就暴露了自己能看到鬼怪的能力还发出了邀请,结果就是刘奶奶顶着张慈祥的死人脸跟着林曦回了家。

  一进家门,刘奶奶就和正看把自己捏成“愤怒比中指”的小花打了个照面。小花还算礼貌,颜色变得比以往更红了一些,噗得一下散成松松散散的气体,飞过来躲在林曦身后,探出一团气体跟刘奶奶打招呼:“您、您好,对不起……”

  “哈哈,没关系,年轻人活泼点好。”刘奶奶笑呵呵地说,对林曦刮目相看:“小林啊,真没想到你有这种能耐。刚才你突然跟我搭话,真是吓了我好大一跳。”

  “嘿嘿,我也是半年多以前突然……能看到了。”林曦笑得有点不好意思,挠挠头,把听到声音跑出来的书虫、小花都给刘奶奶介绍了一下。

  刘奶奶笑呵呵:“好,你们都好,哎,你们家真热闹啊。”她说完叹了口气,抬头看看天花板,似乎想望穿楼板看到上面的房间。

  林曦恍然:“啊……您现在……走了,家里就只剩赵爷爷一个人了吧。”

  刘奶奶无言地点了点头。

  jojo沉默地听到现在,这是插嘴问道:“奶奶,既然您已经过世了,为什么还留在这里?是不是有什么心愿未了?”

  “jojo!”林曦瞪他一眼,觉得他直白得有点没礼貌,这话说出来好像赶刘奶奶去投胎似的。

  刘奶奶因为jojo的问话哑然了一瞬,不过她没有尴尬也没有恼怒,反而笑得很开心:“哈哈……我刚才还在犹豫怎么开口,既然小路问,那奶奶就厚着脸皮说啦……小林,你有空能不能多去我家看看你赵爷爷?他一个人,我不放心。”

  接下来,刘奶奶将林曦不在帝都这段时间里,她家发生的事情告诉了林曦。

  就像林曦从旁人口中听说的那样,刘奶奶的娘家本身非常有钱,当年嫁给赵爷爷就是下嫁。刘奶奶下面有一个比她小三岁的弟弟,继承了她娘家的家业。可是刘奶奶跟这个弟弟的关系并不好,她嫌弟弟目光短浅、好色贪财、优柔寡断,没有一个商人最起码的精明和诚信,认为娘家早晚要败在弟弟手里……她年轻时争强好胜,也的确聪明能干,所以多次插手家业,中年时甚至几乎要取弟弟而代之、成为家里厂子的女厂长——结果先是她儿子牺牲,后是她女儿难产,刘奶奶在三年里两次白发送黑发,精神一下子垮了,疾病缠身,再无心事业,跟弟弟也渐渐没了联系。

  今年暮春,刘奶奶做了一次心脏手术,眼看着要寿终正寝。她弟弟的儿子不知从哪听到消息,意识到他这位“姑姑”无儿无女,便觊觎她的房产……用他的话说:“就算你的这些钱都留给我姑父,姑父又能享几年福?你们一把年纪吃不下走不动,搂着房子票子有什么意义,不如有个小辈在跟前尽孝,端茶倒水、说话逗趣来得实际。”

  面对突然冒出来殷勤伺候的侄子,刘奶奶很快就接受了他。人老了本来就渴望家庭的温暖,刘奶奶跟她弟弟疏远了一辈子,临终之前如果能通过小辈修复关系,显然也是一件好事。

  可她失望地发现,这个侄子跟她弟弟一样是糊不上墙的烂泥,不说从超市买快烂掉的促销水果装成水果礼盒送来这种小聪明,就说他竟然带着小三来给自己探病,还在楼梯间里哄小三说“等姑妈死了她这套房子我送给你”……刘奶奶就决计不把遗产留给他。

  虽然穷了大半辈子,但柴米油盐酱醋茶的生活并没有磨掉刘奶奶身上的千金贵气,一发现侄子的品行有问题,刘奶奶就直接告诉他:“我的遗产不会留给你。你姑姑我生平最恨对婚姻不忠诚的男人,我的所有财产都留给我家老头子,他死了会把这些都捐掉……你就不要惦记了。”顾及到侄子的脸面,这席话还是她遣走赵爷爷,私下跟侄子说的。

  谁聊侄子是个彻头彻尾的混蛋,竟然没脸没皮地在病房里撒起泼来,刘奶奶又惊又气,一下子又犯了病,虽然因为就在医院得到了及时治疗,可毕竟是老了,从那之后基本上油尽灯枯,只是一天又一天地熬日子。

  看到老伴这样,赵爷爷心里非常难过。他自己也一把年纪了,却整日整日地泡在医院照顾刘奶奶,眉眼间全都是愧疚,显然很懊恼自己没能保护好妻子。

  看丈夫这样难受,刘奶奶也非常不忍,在最后的日子里,她时常劝解赵爷爷:“是我自己……想私下跟他说话……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