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媒体、政治与人心(1/2)

加入书签

  世界公历3147年9月11日,即新法莱慕公历289年9月11日这一天,太阳报一早便揭开了无数人翘首以盼的答案----塔兰号谜案的幕后英雄是东法莱慕共和国纳德利市的情侦社助理探员鲍勃?索(相当于合同制工种),而其本人已经于两个多月前逝世,并刊登了他一张三十多年前的免冠照片,米莎的文章中犹如亲见地描述了塔兰号上的故事,虽然没有什么关于长公主殿下的秘文情史,导致很多好事者失望万分,但却勾勒出了一个默默无闻的传奇英雄。。 更新好快。

  随后酝酿了一个晚上情绪和思路的媒体们纷纷发表看法,并非所有人都跟风一样的前来赞扬,还有很多人提出质疑,引用“沙欧斯帝国公理报”的原话:“从那张清晰的照片上看,显然这是一场人为的政治作秀,那位面临危险还能心情平稳地拍摄出如此完美角度的‘摄影大师’便是最好的伪证。”

  12日,太阳报依然竭力吹捧,电视中的各类节目吵成一团,褒贬不一也针锋相对。傍晚时分,北大陆上媒体的主流看法竟逐步转向了质疑。

  “沉船体积巨大,《拯救后的告别》之中的主角肯定会被卷入海底,根本不可能逃生”------翡翠公国《民众之声》

  “假如身手如此了得,为何还是一个小市中的助理探员,难道东法莱慕共和国的资源已经充足到如此‘浪’费了吗?”---

  ---沙欧斯帝国《正直公论访谈》

  “如果一个助理探员都可以单枪匹马地杀掉170多名圣泉组织成员,那我们还需要担心恐怖袭击吗?派车场的保安就可以消灭他们了”-----铁盾公国《拉里奇脱口秀》

  “太阳报在撒谎,照片中的人根本是擅长化妆的骗子,真正的救人者是我们大东阳帝国的人”------东阳帝国《自省柞木祭》

  虽然北大陆上围绕一个人吵的不可开‘交’,导致其他大洲的媒体和民众也有几分兴趣,但却十分有限,他们大多赞扬了这种牺牲自我的无畏‘精’神后,引申出本国历史人物,便在再无下文了,因为偌大的一个世界中,并非只有北大陆有灾难和英雄。

  13日,太阳报四面楚歌,各方媒体问责连连。东法莱慕的官方媒体却一直毫无声息,既不发表过多的看法,也不附和争吵的任何一方,任凭国内的小报记者们吵来吵去,民众们议论争辩。官方之所以竭力保持克制和默许,是因为生怕这是场闹剧,依照情侦社机密档案中显示---鲍勃?索在250年-253年左右没有任何外派任务。

  如果说官方的态度仅出于疑虑,那么纳德利市中认识鲍勃?索的人则完全持否定态度,开玩笑那个‘混’吃等死、酗酒赌钱、贪财**的吹牛大王会是拯救了公主的英雄?一定是因为长得像,才被人拿来炒作。

  14日入夜后,太阳报已经疲于应对,主编发表公开道歉信,‘女’记者米莎虽因“报道失实”而遭到停职,但她仍不肯辞去职务。绝大多数媒体们已经持着“人物是真,身份太假”的心态调侃起来,只是他们都不太愿意得罪富有的长公主殿下,否则一定会说得更加‘露’骨。

  纳德利市红角酒吧的老板康恩打出了“揭‘露’鲍勃”的标牌来吸引客人招揽生意,四天就转的盆满钵满;相隔两条街黑帮老大所开的‘吻’痕脱衣舞俱乐部,更打起了“鲍勃乐园”的无耻标牌。越来越多的无德商家、无良媒体、市井小民存着对情侦社缺乏信任的莫名心理,在有心人的挑唆之下四处惹事搞笑。越来越多的娱乐节目也开始迎合观众口味,开始酝酿各种调侃搞笑的腹稿。

  15日,许多媒体仍旧不肯善罢甘休,《沙欧斯帝国公理报》爆料出太阳报‘女’记者米莎勾结原塔兰游轮公司主管,试图隐瞒歪曲塔兰号游轮爆炸起火的真相。《铁盾时代报》通过一份打捞报告来证实船体绝非炸弹引爆,而是动力舱自燃爆炸,以此证明伤害民众的最大真凶不是恐怖组织,而是质量。各国媒体顿时一片哗然,种种猜测在‘阴’谋家们的‘操’纵下迅速变样走形。

  16日,《华兰联盟邮报》率先表示鲍勃?索可能只是某些势力试图阻挠法莱慕和平进程所放出来的倒勾,希望东法莱慕共和国的民众平和对待,引发新一轮论战。东法莱慕国内的几家外资媒体接连在电视上爆料出一些鲍勃?索的不堪表现,但被情侦社及时控制住局面,可仍然有一些走样的谣言被散播出去,‘诱’发民众对bk不信任‘浪’‘潮’。

  17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