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乔的秋天(三章合一)(1/2)

加入书签

  乔很喜欢秋天,因为秋天赋予了他成为情侦社医生的荣耀,带给了他最甜蜜的爱情,恩赐了他一个最美丽的感情结晶;乔也很厌倦这个季节,因为秋天在落叶纷飞中夺走了他所深爱的女人,在花朵凋零时毁去了他所憧憬的美梦,只留下冰冷的墓碑和不会说话的可怜女儿,看着那双美丽到仿佛在倾诉的大眼睛,乔偷偷埋葬了烦恼和悲伤,戒掉了烟,拉起有些冰凉的小手,和她一起奔跑嬉耍在果实芬芳的田野里,就是这样一个萧索的季节承载了他数不清的记忆和体会。小说suingla()

  今年奇观狂欢节的前一天,也是女儿安琪生日的前一天,乔犹豫地在办公室中徘徊了一整天,每年的奇观狂欢节都是探员们的受难日,除了外事科那些形象公开的家伙外,整个情侦社都会忙成一团,越来越繁华的节日盛典背后,有数不清的情报交换、造谣聚众、肆意破坏等突发状况,每次大家都会拼尽全力去控制局面,缩小影响,所以经常会有人受伤,医疗组自然要随时待命,可这一次乔真得很想陪安琪去过一个特别的生日,因为十岁生日在法莱慕的传统中很重要。

  但警卫科大量人员被抽调走的消息,让所有人都明白今年的任务格外艰巨,所以直到下班前乔都没有开口,男医生正在郁闷地盘算着回家如何糊弄女儿,突然看到很多侦社同事聚集在他的办公室门口,以为出了什么大事,便连忙打开门,却发现大家笑嘻嘻的将一大堆礼物塞进了他怀里,有外事科的、情报科的、警卫科的、医疗组的、后勤科的、餐厅的等等,甚至科研室的书呆子们都送来了口味很怪的礼物,东西五花八门,但上面都统一地写着“安琪,生日快乐!”

  外事科女主管---维拉绷着脸,取出两张东郊海滨植物园的门票,上边还有一张已经签批过的事假条,女王蜂一直对安琪很好,知道那个不会说话的小姑娘很喜欢看海,所以早就做好了准备。

  维拉不屑的冷哼道:“哼!就这么当老爸?连请假的勇气都没有?还不如我的小巴布隆勇敢。”对此周围的探员们纷纷表示冷漠围观,稍后八卦。

  喜欢炫耀的大胡子厨师挤过人群,搂着乔的肩膀朗声道:“明天下午六点,让我给小安琪做一顿最丰盛的生日宴,大家都去。”

  后勤科的杰瑞探员嘟囔道:“我可没有收到相关审批啊?”

  大胡子拍着胸脯,瞪着眼睛:“不用情侦社买单,当然从我。。。们的伙食里出了!”惹来一阵笑骂。

  看着眼前这群笑嘻嘻的家伙,往日能说会道的大嘴巴乔第一次沉默了,泪水把话语全都哽咽在喉咙,他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很温暖的幸福感觉偏偏会往最心酸的地方钻。

  一大堆生日礼物,让安琪兴奋了半个晚上,她穿着淡粉色小睡裙,光着小脚丫,蹑手蹑脚地想偷溜进房间里把礼物都拆开来看,却被躲在后边偷笑的老爸“发现”了,只好嘟着小嘴儿,做出不理别人的可爱模样,将小脑瓜埋进被子里。

  第二天,一大早乔就开始忙碌起来,还没度过兴奋劲头的安琪坐在房间里,一边摆弄礼物一边举起小手来回指挥,让原本还算娴熟的乔手忙脚乱,用一个上午才勉强弄完,独家秘制的“父爱便当”、法莱慕金色生日的发带、女儿喜欢的百合花等等一堆东西装满了后备厢,当然他还带上了妻子的照片,“一家三口”在“法莱慕蓝盾”尚未完全升起前,就吧!。。。

  外边传来“轰隆、轰隆、轰隆”三声巨响,将乔的胡思乱想打断,整个地下室都在震动,一些器械倒在了地上,男医生错愕的跑向女儿,却发现β3正怀抱着安琪,捂着她的耳朵玩猜口型游戏,小姑娘专心直至的猜着,似乎连震动都没有感觉到,女人若深意的“看”着乔诡异地笑了一下,让男医生心理很不安,他猜不透这是巧合还是预谋。

  “轰隆”第四声爆炸传来,又是一阵晃动,β3正在用一个手指敲击着椅子扶手,有些措手不及,让安琪听到了巨响,小姑娘害怕的缩了缩脖子,大眼睛惊恐的看向父亲,乔装出一副大咧咧的样子大叫道:“今年狂欢节的真胡闹?节日庆典至于用这么大的礼炮吗?”傻乎乎的模样惹得小姑娘一阵欢笑,这种没有声音的笑容,是乔看到的最美、最幸福景象。

  地下室暗门上的“无声闪铃”轻轻闪动,意味着有探员上门求助了,β3微微一皱眉,然后温柔的道:“安琪带我到你的房间玩会儿好吗?”

  看着连连点头的安琪,搀扶起一瘸一拐的女人,乔还是不放心的嘱咐道:“安琪就去粉红屋子等爸爸吧。”小姑娘听话的挥挥手,粉红屋子是乔在地下室中单独开辟出来的房间,刷成粉红色的墙壁上装饰着宁静的油画,到处都是漂亮的小玩偶,每次乔治疗伤员的时候,小女孩都会乖巧的呆在里边自己玩,从来不会打扰附近专心致志的工作,这是父女之间的默契,也是生活中的无声陪伴。

  上门求助的是大个子威廉和一名炸断了腿的省郡探员,他们伤势很严重,听威廉昏昏糊糊的介绍,乔一边心惊于袭击的惨烈,一边给两个人止血治疗,中和急救药物副作用毒性,忙了两个多小时才算是稳定了情况,今天是乔对自己医学知识最怀疑的一天,不单β3愈合能力恐怖,威廉的恢复能力也异于常人,他竟然能控制部位肌肉挤住创口帮自己止血,倒是那个昏迷不醒的何探员,一副普通人的模样,才让乔有了几分现实感觉。

  威廉缠着厚绒绷带,烧伤药物让他的气味有些刺鼻,瞧出乔的异样眼光,他咧着嘴笑道:“情侦社可不会像表面那么简单呢!”

  首席医生若有所悟的点了点头,却不禁有些心神不宁起来,他担心的并不是自己的医术不够用,而是担心如今恐怖袭击的复杂形势,会不会再次扩大伤亡,在他想来那几声爆炸一定让情侦社的家伙们忙的脚朝天,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他蛮有干劲的搬动病床,推出各种各样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