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阵痛(1/2)

加入书签

  在侯意的哭声中阮明镜打开那个首饰盒

  黑丝绒缎面一枚小小的戒指卧在上面内侧刻着y&r阴面刻着名字阳面刻着紫荆花……那是侯家的家族戒指侯明翰亲手送给阮明镜的婚戒以此祝福女儿一生平安快乐……

  再一次看到这个戒指恍若隔世发生过的事情如同潮水般涌入脑中阮明镜握着戒指压在心口一行泪水缓缓落下:“爸爸……”

  听到这两个字正在安慰侯意的金知莲脸色微微一动她保养良好的手一边轻轻拍着侯意的背一边侧过身仔细打量着那枚戒指

  这是她第一次看到侯明翰的遗物虽然与她无关但……毕竟也做过枕边人

  “小意别哭了看把你明镜姐姐也招哭了她还怀着宝宝呢你去劝劝好吗”金知莲轻轻在侯意耳边说道

  侯意听出金知莲声音中的异样抬起头看见那枚戒指心中明白过來她哽咽着点点头自己努力平息呼吸等平静了一点后就起身坐到阮明镜身边的沙发上然而她还沒开口阮明镜却一把拉住了她的手轻轻靠了过來目光柔和温润看了她一会儿才轻声问道:“小意你是怎么得到这个的”

  侯意迟疑

  阮明镜又说:“你放心我知道是迟楠给你的我不会告诉远靳我只想知道这个戒指经过了多少人的手”

  侯意看她脸色有些白此刻也不敢刺激她就一五一十将如何得到戒指的过程说了

  “明镜姐姐我什么都告诉你了你一定要帮他”

  阮明镜听完后眉头微微蹙起:“他现在招人追杀竟不能自保了吗是了他将戒指还给了我身上沒有筹码只怕……”

  侯意一听立刻紧张起來:“明镜姐姐你想想办法现在哥哥什么都听你的只有你能救迟楠”

  “人当然要救让我想想……”

  这时一个冰冷的声音传了过來:“你们要救谁”

  侯意吓了一跳立刻站了起來只见侯远靳下楼朝她们走了过來她连忙用眼神向阮明镜求助阮明镜不动声色朝走过來的侯远靳伸出手放在了他的手心恬淡一笑:“你温和点不要吓坏宝宝”

  “差点忘了这个宝宝不怕哦……”侯远靳立刻轻轻安抚阮明镜的肚子亲昵地与宝宝缠绵了一会儿后这才转过头脸色淡淡的:“小意这么晚了就不要折腾明镜回房睡觉”

  侯意刚才跟他吵了一架惹得他大发雷霆现在看他也沒有要追究的意思至于救迟楠的事由阮明镜说出來虽然名不正言不顺但是现在家里最大的就是阮明镜了一定比自己亲口说有用所以现在她也不顶嘴得了令后像兔子似得一下子飞奔到了楼上

  金知莲在后面连声道:“慢点小心别摔着”

  过了一会儿各自回房

  侯远靳喂阮明镜喝完燕窝粥后帮她盖好被子等碗收出去后就要关灯阮明镜突然道:“远靳我给你看一样东西”

  “哦”

  阮明镜从睡衣口袋拿出戒指盒递给侯远靳侯远靳打开一看神色未变眼神也很平静:“原來他说的礼物就是这个是小意给你的”

  阮明镜一愣继而一笑:“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你小意还让我帮她守口如瓶你一下子就猜出來了……”

  “这有什么难的其实我早就知道事情的经过你想小个子会瞒我吗”

  “那你怎么还对小意那么凶”

  “我凶她不是因为她隐瞒而是因为她死不悔改就是她的任性害身边的人受伤态度又如此嚣张我不教训她一顿以后她出门谁也不会尽心尽力保护她现在有我在还沒人敢对她怎么样以后我不在谁又去宠着她惯着她呢”

  阮明镜一时哑了半分钟后她说:“原來你为小意想的如此周到希望她早晚有一天能感受到你的良苦用心”

  侯远靳弯下腰:“你吃醋了”

  “谁吃醋她是小意我们的妹妹我吃什么醋……”阮明镜呛了一下转过身去:“讨厌”

  侯远靳笑而不语将戒指盒子放在床头柜关了灯躺在床上又伸出胳膊阮明镜默契的抬头枕在了他的胳膊上面朝里慵懒地窝在一块

  “你在想什么……放心吧迟楠的事我会安排好的”侯远靳用手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