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1/2)

加入书签

  part61

  赵纱影知道自己贪慕虚荣,相比于缥缈的爱情而言,其实她更喜欢钱财在手的感觉。所以其实她已经觉得后悔,如果知道事情轻易便被江屿辰识破,她留不会铤而走险去找宋流丹的麻烦,到今天落得个赔了夫人又折兵的下场。而这时候她的辩驳其实是出于一种嫉恨的心态,即便是自己得不到,也不希望别人能享受。

  可江屿辰绝不是她能掌控的,这点她很清楚。尤其是当江屿辰明明白白的告诉她:“坦白讲,所谓的证据,你能想到的……我都能弄到手。”

  换言之,若是她不妥协,他大可以制造些证据出来……赵纱影浑身发颤,连声音都带着颤意:“……到底要我怎么做?”

  江屿辰的要求合理却又苛刻,他想保护宋流丹,所以赵纱影便只能做炮灰。若是她不想那些相片流出去,身败名裂,就必须遵从他的意思。

  得知赵纱影宣布退出内地娱乐圈转向香港发展的消息,宋流丹盯着电脑屏幕有些发怔,李尤撕开一包薯片递给她,凑过来看到新浪新闻界面的硕大标题,说:“她这是得罪谁了?这不就是变相封杀了?”

  封杀,这结果其实超出了宋流丹的预料,她有些惋惜,却并不同情赵纱影,如果不是赵纱影动了坏念头,也不会把自己陷入到如此境地。宋流丹捏了片薯片塞进口中,慢悠悠的嚼着,“不太清楚。”

  李尤抽了张纸巾擦拭油兮兮的手指,感叹道:“我就说夜路走多了总会遇到鬼,这女人根本就是咎由自取。”

  隐隐听出两分幸灾乐祸的意味来,宋流丹微微扬起眉尖,仔细想来李尤似乎对娱乐圈的这些光鲜照人的艺人大都没什么好评价,宋流丹笑了笑,说:“怎么感觉你好像跟娱乐圈有仇似的?”

  李尤摆弄着办公桌面的吊兰,表情滞了一瞬,半真半假道:“我从前特好一姐妹就是做演员的。”

  “是么?”宋流丹眼神亮了亮,又觉得疑惑,“不对呀,那你这跟娱乐圈怎么也算是远亲吧?瞧你每次提起娱乐圈的样子,我怎么觉得有点咬牙切齿的呢?”

  宋流丹觉得自己一定是被李尤各种各样狗血的想法给传染了,这会儿她满脑子所想皆是姐妹俩爱上同一个男人而后反目成仇的戏码。

  李尤噗嗤一声笑了,抬起手指戳了戳宋流丹的额头,然后拿起签字笔在手中打转。

  眼见签字笔在李尤的双手十指间飞速而流畅的转旋,宋流丹几乎目瞪口呆,惊得连连拍掌:“你是我见过转笔时玩花样最多的人,没有之一!”

  啪嗒一声签字笔掉落至桌面,李尤撅了撅唇,有些遗憾的说:“我学的就是皮毛,我那姐妹儿绝对是转笔界的no1!当然,这些不过闲来无事时的玩乐。她比我们都牛逼,高中就考到了钢琴十级,民族舞学了整十年,人又靓,后来又读电影学校,之后顺理成章的进了娱乐圈。”

  下了班,两人去咖啡馆坐了会儿。

  宋流丹单手撑着侧颊,耐心倾听李尤好友秦尛的故事,最后李尤讲着讲着突然掉眼泪,宋流丹一见情势不对,就立刻拿纸巾盒给她,李尤哭起来真跟黄河决堤一般,眼泪不停,好在这会儿咖啡馆没什么人,她哭得虽然狼狈却不至于被围观。

  最后等李尤终于哭得差不多了,宋流丹又给她叫了份慕斯蛋糕,哪知道侍者刚刚将骨碟放下,李尤哇啦一声又哭了,侍者是个年轻小男生,冷不丁被吓到了,宋流丹看着李尤被眼泪溶掉后得妆容要多么可怕就有多么可怕,于是拿了面小镜子在李尤面前晃了晃,她素来爱美,盯着镜子里鬼一样的女人半晌,突然啊叫了一声,连忙跑到洗手间去收拾了一下。

  宋流丹抱歉的朝侍者笑笑:“真是不好意思了,我朋友情绪不大好。”

  侍者礼貌的回答两句话便推开。

  宋流丹搅动着咖啡,想起秦尛的故事,亦是觉得唏嘘,花容月貌的女子却因为一场所谓的爆破戏而毁了容。李尤几人能判断这是有人故意施害,但是投资商和剧组都坚持不过是一场意外事故,李尤说:“那女人想趁机恶整秦尛,爆破戏原本就有足够的危险系数,她在**包里加了量,最后才导致秦尛全身79%的烧伤。”

  宋流丹不明白:“如果你们有证据,为什么不去告她?”

  李尤凉凉笑了笑,说:“谁让人家干爹多呢!”

  宋流丹问:“那秦尛现在人呢?”

  李尤摇摇头,十分失落的说:“不知道,消失很久了,我只希望她还活着。”

  相比于赵纱影的咎由自取,秦尛的遭遇才的确更值得人同情。

  江屿辰打电话来时,宋流丹仍沉浸在落寞的情绪中回不过神来。他叫她去烧烤,电话里传来嘈杂的声音,宋流丹问李尤:“一起去吧?”

  双眼红肿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