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番外收游龙生以及之后(1/2)

加入书签

  眼皮内渐渐透入了光,耳边传来了叽叽喳喳的声音。

  游龙生恍惚了一会,醒了。

  有人嘟囔道:“哥哥就只心疼他,不看我一眼儿。”

  接着是蓝苗的声音,嗔道:“小混蛋,等我叫你叔叔来,也打断你一条腿儿,就有很多人心疼你了,试一试?”

  那人立即焉了下去,却还在嘀咕些白受罪了不关心他不给糖吃的事,咕叽着,声音却突然没了。

  过了好一会儿,蓝苗才道:“够不够?甜不甜?”

  吕迪立即道:“甜,不够。”

  蓝苗笑骂了几声小色鬼、小无赖,才低声道:“他的情况,你难道看不见?他的右肩骨碎成了数十片,用了你叔父最好的药,最细致的手法,也不过能勉强拼合。”

  他犹豫了会,又道:“而且他右臂的经脉尽断,日后能拿起碗筷已是很好,想再用剑,恐怕……”

  吕迪没有说话,同是武林中人,他自然明白右手废了代表什么。

  过了会儿,蓝苗忽然道:“他要醒了,你先出去吧。你不是想去见那群狐朋狗友么,我回头对你叔父打个招呼。”

  吕迪小小地欢呼一声,便出门去了。

  游龙生并不愿睁开眼睛。

  但蓝苗看他的呼吸,便看出他已经醒了。

  游龙生装了一会,便装不下去。只得睁眼,却不看蓝苗。

  蓝苗轻轻抚了抚他的鬓发,微笑道:“你醒了!肩膀还疼不疼?胸口还闷不闷?有没有哪里难受?你躺了两天,饿了吧,是现在吃饭,还是等会儿再吃?”

  游龙生沉默了一会,咬着牙,摇了摇头。

  蓝苗沉吟着,又微微一笑,道:“即使不饿,也得喝口水。这里有长白产的百花蜜,我调了蜜水儿,咱们喝上几口,乖。”

  他正要起身去调蜜,游龙生却突然道:“我的手臂怎样了?”

  蓝苗神色如常,摸了摸他的伤处,道:“很疼么?放心罢,不是什么大伤。我请了最好的大夫,吕凤先又有最好的伤药。你好好休息一、二个月,就能恢复如初了。”

  被子里,游龙生的拳头紧紧地握起。

  但他却惊恐地发现,他的右手竟然没法握拳,纵使他用再大力,五根手指都只能可怜地蜷起。他试图做出他重复过千百次的握剑姿势,却发现原来轻而易举的事情,如今却难如登天。

  他全身都不受控制地颤抖。

  蓝苗正想说话,就见泪珠大颗大颗地从少年的眼角溢了出来。

  屋中寂静,只剩下游龙生的抽泣声。

  半晌,蓝苗伸出手,在被子上轻轻拍了拍,道:“也未必治不好,你放心,但凡有一丝希望,我都不会放弃。”

  游龙生没有回答,他已经哭得抽搐了起来。

  他平时虽然看着很成熟、很老练,被上官金虹赋予重任,但毕竟只有十九岁。

  右手被废这种事,无论哪个高手摊上,都要失魂落魄,何况是一个一心上进的小少年呢。

  蓝苗缓缓地坐了下来,等游龙生终于停止了哭声,便俯□去抱住了他。

  游龙生是为了他才受伤的,蓝苗已准备为此承担责任。

  这个少年从前见到他,明明怀着些不可说的情愫,总是装得霸道凶蛮。这伤将他坚硬的蚌壳打破,露出里面脆弱的嫩肉来。

  这种充满了同情的拥抱,他本来会推开。但现在他实在是太孤单、太脆弱,他最熟悉的人只有蓝苗,只有蓝苗在他身边。

  他禁不住紧紧拉住了对方的衣角,又啜泣起来。

  他的白皙的脸通红,小鹿般的眼睛溢满了泪水。

  蓝苗忍不住亲了亲他的嘴唇。

  游龙生呆滞着,没有反应过来。

  蓝苗叹了口气,又亲了亲,道:“小呆瓜。”

  游龙生的心脏激烈地跳动着,脸都要溢出血了。

  从前,他做梦都想这样……这样。所以他拼命地练剑,拼命地向上爬,拼命地磨练自己。他心中暗暗希望,有一天能变得配得上蓝苗,能让对方不再戏谑自己,而是将自己当成一个优秀的男人来看待。

  这种充满了柔情与爱怜的亲吻,是他从来没想到过的。他以为至少需要五年到十年,他才能得到这样的待遇。

  他陡然陷入了哆哆嗦嗦地迷醉当中。

  蓝苗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摩挲着他的嘴唇,用异常温柔的口气道:“你别走了,和我住一块儿,好不好?我会做饭,你想吃什么和我说,一定符合你的口味。咱俩过个安生小日子,嗯?”

  游龙生呆住了。

  如果说他梦见过蓝苗亲他,这种男耕女织的幸福生活,他简直梦都没梦见过。

  他知道这绝不可能。

  蓝苗不可能做个主妇,也不可能只有一个男人。有吕凤先郭嵩阳伊哭跟在屁股后头,为什么要来讨好一个身无长处的小少年?除非脑子被门夹了。

  蓝苗闭上眼睛,加深了这个亲吻。

  游龙生的嘴唇哆嗦着,整个人也哆嗦着。

  他突然推开了蓝苗!

  他这一把,豁出了全身力气,蓝苗被他推得摔倒在床下。

  游龙生的眼睛通亮通亮,像半夜里的小狼。他憋足了气,冲蓝苗叫道:“你……你可怜我,你只不过是可怜我!”

  他从床上跳了下来,头也不回地跑了出去!

  蓝苗从地上爬起来,来不及拍灰,也连忙追了出去。但游龙生豁出了性命般跑,眨眼就跃出了院子,消失了身影。

  暮色渐渐消退后,夜色又悄悄降临。

  整条街的店铺都已放了门板,只有一间小酒肆,还亮着灯烛。

  一个少年,坐在方桌旁,桌上已有了几个空酒坛。

  这少年肤色白皙,眉目俊秀,穿着件刺绣锦衣,就像个富贵人家的小少爷。别人看了,都觉奇怪,他怎会到这里来喝酒。那织锦的衣袖在桌沿擦过后,便沾了一道油泥。

  厨后又走出个人,髻上抹着刨花油,散发出一股股浓烈的香气,正是酒肆的老板娘。

  她道:“二更钟已敲过,小店要打烊了。客倌若还想喝酒,不如住在客房,可好?”

  原来这小酒肆,前堂摆着酒桌,后院还隔出了几间客房,好赚些醉鬼的房钱。

  游龙生呆呆地望着桌面,好似没听见她的话。又喝了一口酒。

  喝酒的是客,就算是个傻子,老板娘也得接待着。

  她又问了一遍。

  游龙生道:“我不喝酒。”

  他一面说不喝,一面还在往嘴里倒。

  好在老板娘见识广博,啥样的醉鬼都见过。她应着好,手已扶上了对方的肩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