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这眉头那么重 这思念那么浓(4)(1/2)

加入书签

  舒妤两年没有回国,添添的童年几乎都在伦敦度过,那位“奇怪”的先生近来也一直留在英国积极复健,两年前的车祸除了让他脑子不太好使外,身体机能并没有缺损。

  她决定回国走走。

  添添有许谦益照顾,余阳有温思懿看着,自己回去整理整理东西,再为接下来的生活做些安排。她的计划中,有可能会把添添送回国,毕竟s市是她出生成长的地方,那边的教育资源也很不错,添添回去,生活上不会有太大不适。况且,她这两年避居伦敦,很大原因就是为了陪伴添添成长,她如今的工作、收入,多半倚靠许家扶持,与她一贯强调的“独立性”稍有相悖,回去s市,工作方面可以更独立些,凭她的能力,完全可以养活添添。还有一点私心的念想是,添添的爷爷几番来邮电,说是想念孩子,她很能体会这种感情,就譬如她自己,离开孩子一会儿,便魂不守舍。毕竟在s市,在湘章,添添还有亲人,她不忍让爷孙骨肉太疏离。

  出发时,正赶上温思懿有事,没来送她,火急火燎地给了个电话,千叮万嘱要注意的事项,就像很多年前,她初入社会,温思懿那样细致地照料她的生活。

  “思思,我……”她顿了一下,还是把心里话说了出来:“我有回国定居的想法。”

  电话那头,很简短的沉默过后,是温思懿的叹息,和迟来的微笑:“小妤,你自己看着办吧,我相信你会为添添做最好的选择……”

  有点暗示的意思,温思懿说话向来滴水不漏。

  她温温雅雅地笑:“思思,你什么意思呀?”

  “没,没别的意思,”温思懿也大笑,“就是在想,你……你是要避开他呗!”

  “谁?”她故意笑问。

  “你说谁?那个混蛋在伦敦复健,许谦益不让他回去。他现在变成了什么样子?蠢的跟二十年前我第一次见到他一样!你说他什么意思?他为什么偏偏不记得我结婚了生孩子了,却硬掰着我小时候翻墙头摔下来磕掉两颗门牙那事儿?”

  笑容在她脸上晕开。

  行李并不多,她一个人足以应付。挂断电话之后,才发现时间过的太快,她和温思懿的话题,已经可以从“很多年前”说起来了。

  突然有些惆怅。

  机场扩音声电在不断地催:“舒妤女士,请快登机!”

  她挠了挠头,回身时,岁月把她浸成了少妇的摸样。

  墨镜里回旋着伦敦最后的景。像小时候玩的万花筒一样,千变万化,手指轻轻一转,晃出了光阴的样子。

  这一走,带了满路风尘。

  她在s市住了三天,一点没闲着,会亲访友,看以前的同事同学,劳累的很,简直可以说是身心俱疲,——身体奔波的劳累,心理……就像把过去的回忆放在洗衣机里搅一搅,再重新晾在阳台上一般。每一次的旧友聚会,都能毁了一天的好心情,——她大概是太老了,太容易被“回忆”打击。

  索性的是,回来头天还好,原本以为两年没住的旧屋清洁起来又得搭上一天时间,累的抬不动胳膊也换不来晚上浅浅一觉,江南雨季太多,从前的衣物估计都在潮湿的季节出了霉,收拾起来会更累。这两年旧居是有人打理的,逢着好天气阿姨会来帮忙晒晒衣物,但频率并不多,她这次突然回国,也没有通知任何人,估计家里还没有人收拾。

  回家的时候却大出意料。清洁公司已经在扫尾,见到她,很贴心地递上业者的微笑。她惊讶问道:“谁叫你们来的?”

  是余先生。

  舒妤微愣,很快又笑,真没想到。

  许谦益的电话在晚饭后打过来,她接起时,那边早就笑开了:“小妤,你什么时候把他送回来?很不好,我奉命监押他复健,怎么又被跑了……你大哥会找我麻烦,‘他’在吗?让余阳接……”

  她感到有些莫名其妙:“余阳?他不是在伦敦?许先生,我这次回来轻装简从,没有带太多行李——尤其还是余先生这样连箱子都塞不下的大件……”

  那边笑声很响。

  他们好像在度假,有温思懿的声音:“小妤,你记得把他绑回来啊,我们说话不管用!添添在这边生闷气呢……你们这是要补‘蜜月旅行’?哈哈哈哈……”温大小姐笑声太飞扬,舒妤在这头几乎也蹭到了海风的感觉,他们那帮闲人,想必是在海边逍遥。

  余阳就像个迷路的孩子。

  而在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城市中,好似只有舒妤,才是他唯一能够捡拾回忆的亲人。

  她想起两年前的夜晚,也是这样的圆月高悬,她以“许如仪”的身份回到s市,在机场一个人独行,把行李撇到一边,蹲下放声大哭。

  回忆之城,暗香盈袖。

  只是,她少了很多很多的时间,去从容走过匆匆即逝的少女时光。还没有踏出大学校门,就因为各种原因,仓促订了终生。那本是她不愿意的。

  如今,也是在这座城市,她终于可以安静地坐在阳台上,喝一杯咖啡。然后,从容坐看行云流水。

  那是她亏欠自己的。

  照着行程安排,她去湘章看过二老,带去了添添的很多照片和影像,余老先生很高兴,一个劲地拉着她闲聊,让她陪着下棋。

  短短两年时间,老人双鬓更白,好在精神不错。说起余阳时,她怕老先生担心,便告诉他,余阳很快就会回来,谁料老先生叹气,随后很淡然地说道:“他身体还好吧?你们年轻人也不容易,现在这个年纪,正是压力最大最难扛的时候,上有老下有小,好在我们这两老的不需要你们照料,保姆护工都做的特别好,我们也有自己的生活,至于添添……小妤,养他困难就跟我说,爸这边还有些梯己,给孩子留着做教育基金……”

  她很感动,却终是怕老人早已料着了什么,便有意试探:“那余阳……他的案子,其实已经结了……”

  “他身体还不错?”老先生笑笑:“小妤,你别瞒我啦,我也是在商场上混过这么多年的,要是连这点消

章节目录